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九、十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第一会所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九章

  “準则生效。”几个字发送出去,原本有些沉重的心里顿时豁然一鬆,但在同时也有着一丝徘徊,因为这期待已久的淫妻,却是和长久以来想像中的并不完全相同。

  由心里大师主导这一切,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因无法完全掌控带来的更加强烈的期待与快感,但也在同时带来了一丝害怕失控的不安。

  带着期待和不安交融在一起的矛盾心理,我不由再次发送资讯问道:“你有什么计画?”

  心理大师倒是没有隐瞒,显得信心十足道:“很简单,三步走。”

  “哪三步?”我不由再次问道,然后看着心理大师发来的一大串文字,虽然沉默了下来,但一颗心却是不由当即砰砰砰的跳动起来,按照心理大师这样的说法,似乎一切真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完全放心,心里思索着,到底该如何揪出心理大师真正的身份,以前是接触时间还短,一切毫无头绪,随着时间加长,就不信心里大师不会露出一点马脚。

  三方準则在各自两两约定的情况下,正式成立,不过接下来两天,由于婉柔实在较忙,加上心理大师并似乎也另有打算,并没有立刻开始调教。

  从心理大师回馈的聊天记录来看,两人也只是一些简单的聊天和一些最为浅显的理念灌输。

  又过一天,终于迎来了一个週末,迟迟不见心理大师有所动作,其实我的心中也有些着急,加上一些从臆想变成了真实,再去看论坛中的那些帖子,一时间也有些索然无味。

  而婉柔在我面前表现的完全和以前一样,不时也让我不得不感慨,女人真是一个天生的演员。

  早早睡了一个懒觉,吃了婉柔做好的一顿可口早餐,正坐在客厅休息,突然就看到婉柔进了卧室,没过一会便换了一身衣物走出。

  原本只是不经意间的撇去,但一眼望去的刹那,我眼中顿时被一股惊豔所潮充斥。

  只见婉柔少有的身着一件黑色的连衣小裙,裙摆,袖口都绣着蕾丝花边,裙摆堪堪到了膝盖还要往上一点,在一双匀称结实的双腿上,赫然还套着一双薄如蝉翼的细网丝袜,再加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将整个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娇躯也更加的高挑。

  上半身领口处,微微形成一个v型,一双浑圆挺拔的双乳在衣衫中顶出鼓鼓的一片诱人风光,而那领口处正好还有着一层薄纱一般的布料衬托,一道深邃的乳沟若隐若现。

  白嫩在黑色薄纱的衬托下,更显一丝朦胧的魅惑。

  脸颊之上浅妆淡抹,红唇之上显然是涂抹了亦曾萤光淡红的口红,整个人陡然从干练转为小女人的姿态,神情间隐隐带着一丝高冷和羞意,让我一时不由也是看呆了,顿了一下才道:“老婆,妳这是要出门?”

  婉柔的目光躲闪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自然:“我妹妹约我去逛街,中午你自己弄点吃吧。”

  “好嘞。”我嘿嘿一笑:“今天的老婆真漂亮。”


第一卷 第十章

  穿着一身从未有过的打扮,尤其是脚上一双细长的高跟鞋,让婉柔感觉格外的不适应。

  走在街道之上,即使无法看到,但她也能想像到,因为不自然的走动,自己高挑紧致的身躯,尤其是那裙子包裹下,一双丰满翘立的蜜桃臀会蕩漾出怎么样的扭动。

  按照心理大师的要求,婉柔并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坐地铁前往指定地点,一路上,她能清晰察觉出来往不少男人的视线总是会不由在自己身上微微一阵停顿,但这些更多的却是让她感觉到有些不自然,甚至彆扭。

  连带的,她不由也对自己的决定有些动摇:“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既然已经开始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试一试,按照约定她在耳朵里带着一个很是小巧的耳塞,其实整个过程都在与心理大师通着电话。

  不过,心理大师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

  按照心理大师的指示,她坐着地铁来到了距离居住社区几个网站的一个名为“今朝醉”的酒吧。

  婉柔也没想到只是上午竟然就有开着门的酒吧,不过从外观上看去,应该是类似比较幽静的清吧。

  随着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果然并没有太多的吵杂,昏暗暧昧的灯光伴着舒缓的音乐倒是让人心中莫名的一阵舒畅。

  推门而进的一瞬间,婉柔顿时感觉有好几道视线齐齐落在了自己身上,而转目一望,因为是上午,整个酒吧只是坐着三三两两的人。

  再次深吸一口气,找到一个角落坐下,点了一杯果汁,婉柔实在不知道来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有何意义。

  心理大师就像是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一般,一直沉默间,顿时就开了口:“安静的坐着吧,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让妳认清身为女人的魅力。”

  婉柔不为所动:“如果只是这些,应该算是我高看了你。”

  “呵呵。”心理大师同样不为所动:“不是约定好了,就算再不喜欢,也有强行接受一个月。”

  “好。”婉柔沉默片刻后,应答一声,便再不说话。

  沉默的喝着果汁,看着手机,时间不知不觉一点点流逝而去,不说话的心理大师就像是不存在一般,而酒吧中的人渐渐也多了起来。

  突然,婉柔就看到一个穿着衬衣西裤,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径直朝她走来,微微一笑道:“坐在这里看风景不错,不知道可不可以凑一桌?”

  婉柔沉默的看了一眼做为旁边冰冷的墙壁,随之道:“不用了,我在等人。”

  “祝妳愉快。”男人倒也没有纠缠,再次微微一笑,便绅士的退开了。

  对此,婉柔心中甚至没有生出一丝波澜,无聊之间扭头四望,不由就看到那个男士刚刚离开了自己这里,竟是再次走向了一个身穿一身白裙,身材很是高挑,面容温婉的女人身旁。

  不知两人交流了什么,男士竟是当即在那名白裙女孩对面坐了下来,看样子交谈的还很是愉快。

  “无聊。”婉柔心中不由蹦出这样一个词,再次低头摆弄起了手机,然而没一会却是看到那个男士和白裙女孩齐齐起身,手挽着朝着酒吧深处走去。

  婉柔一愣,不由被吸引了目光,这一看之下却是当即心头一颤,原本看着那女孩一身装扮应该是格外淑女和温柔的一个女孩,没想起身走来的一瞬间,她却发现女孩一袭白裙裙摆虽然差不多到了脚踝处,但是裙侧却是直接有着一个几乎开到了腰间的分岔。

  走动间,岔开的裙摆晃颤着,不由就让婉柔看到了一根黑色的细线。

  “丁字裤。”婉柔莫名的就想到了心理大师送给自己的那条丁字裤,心扉莫名一颤间,连忙扭过头去,待到两人推开酒吧深处一个房门消失不见,不由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呵呵。”心理大师意味深长的笑道:“如妳所见,这是一个你情我愿的约炮之地。”

  婉柔心中猛地一阵不自然,顿时起身:“我要走了。”

  “不。”心理大师乾脆的道:“妳要在这里待到中午。”

  婉柔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坐了下来,但却是道:“你在浪费时间。”

  心理大师笑了笑没有回答。

  婉柔就这样继续做着,期间再次来了两个男人搭讪,全部被她乾脆而又无情的拒绝了,同时她也亲眼目睹着,又有两对男女,不,甚至有一组是两男一女,相谈甚欢之后,齐齐走进了酒吧深处那个房门之内。

  “是一个炮房?”婉柔心中猜测着,但内心的感受唯有厌恶和反感,甚至有种冲动,是不是和局里知会一声,对这里突击检查一番。

  整个过程心理大师并没有过多的要求,终于熬到中午,婉柔才算如愿离去,离去后,没有搭理心理大师,倒是真的约了自己妹妹傅婉凝吃了一顿中午饭。

  面对自己一身打扮,一直以来就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的傅婉凝顿时满眼惊豔,一个劲的讚美。

  婉柔微微一笑,没做过多搭理,就是叮嘱婉凝一个已经参加了工作的人少贪玩,有机会还是要抓紧时间找到一个合适的男朋友。

  在婉凝的不屑一顾中,婉柔也没多逼迫,吃完饭,稍作休息,便再次坐地铁赶回了家中。

  虽然是週末,但很多人其实是没有週末的,正逢上班期间,地铁上的人格外的多。

  拥挤在人群中,婉柔的心情其实有些烦躁,感觉自己这样傻傻的听从心理大师这样无聊的把戏,实在是有些浪费时间。

  但既然答应了,那就暂且度过这一月吧。

  不过,正想着,突然感觉背后有一人与自己格外近,微微扭头看去,顿时看到一个面头大汗,一脸歉意的年轻男孩:“不好意思,人太多了。”

  婉柔没有搭理,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但只是消停片刻,顿时感到那个男孩再次贴近了自己,本想人多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又过一会,赫然是感到有着一个微微发硬的东西,在顶着自己的臀部缓缓摩擦。

  身为多年员警,婉柔顿时就明白了什么,当即又羞又怒,扭头怒视看去,却发现依然满头大汗的男孩,正极力的往后退着身体,但奈何人实在太多,根本动弹不得,一时也是满脸不自然的歉意。

  “唉。”婉柔看着男孩的模样,实在不像是故意,只能一歎,漫长忍耐间,只感那微微发硬的东西,时不时在自己臀部顶一下,滑一下。

  刚开始只有恼怒,到最后完全变成了心烦意乱,正在这时,却突听心理大师开口说话道:“或者,这其实就是妳身为女人的魅力?”

  “你?”婉柔陡然一惊,扭头四望,却发现黑压压的全是一片人,哪里分的清谁是谁,不由问道:“你在哪里?”

  心理大师笑了笑道:“不是妳说的,并不想与我见面吗?或者,其实我一直就在你身边?”

  婉柔闻言,胸口剧烈起伏着,陡然地铁一阵晃动,身后那男孩赫然是直接在惯力之下,直接扑在了自己身上。

  一刹那,婉柔只感身后那个坚硬的物件触感更加清晰的传递而来,甚至直接隔着裙子,顶在了自己的勾缝之中,恼羞之余,连忙奋力一挣,却听男孩已是连忙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唉~”婉柔心烦意乱,感受着臀部的那根坚挺,脑海中突然不自主的就回蕩出心理大师刚刚那句话:“或者,这其实就是身为女人的魅力?”

  一时间,不知为何那种心烦意乱的思绪也减弱了许多,但她还是咬着嘴唇,趁着到站直接挤下了地铁。

  “我想妳并没有过多的感觉吧?”一下地铁,心理大师顿时就开口道。

  “你说呢?”婉柔直接道:“我说了,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

  “呵呵。”心理大师继续道:“习惯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妳都要继续去那个酒吧,希望妳不要拒绝。”

  婉柔无言,但心理大师很快便主动转移了话题,继而开始泛泛而谈起了一些理念与想法。

  其实,这些才是婉柔想要听到的,毕竟她的初衷只是为了自己有所改变,一时半听半思索,打了一个出租很快便到了家中。

  没想,刚走出电梯,便看到对门一张熟悉的脸庞,正是地铁上那个一直贴在自己身后的男孩,王潇。

  那一声惊呼也是婉柔在那个时候发出的。

  “那时我真的想转头就走,内心充斥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怒,但看着男孩错愕和不自然的表情,我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随着一幅幅画面脑补出来,我那原本躁动的心理反而渐渐平复了下来,继而继续单纯的看起了婉柔的记录。

  可是,他竟然一切都掌控着,竟是让我邀请那个男孩回家。

  “男孩是他的同伙,还是?”

  可恶,他竟然在楼道中装了一个隐蔽的摄像头,是谁?什么时候装的?

  原本想要严词拒绝的,但他的一句话却让我不由有些动摇了:“你不是想要改变吗?相信我,这个男孩就是你改变的契机。”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邀请王潇进了家,原本有些杂乱和紧张的思绪,在看到徐方圆那毫不在意的表情时,不由就鬆了口气。

  毕竟,我最害怕的还是让徐方圆知道这一切吧。

  “现在,试着勾引他。”

  那个混蛋,竟然愈来愈过分,但为什么自己在察觉老公进了卧室之后,强忍着羞意,竟然真的做出了那几乎诱惑的举止,而且心中除了羞意,却也有些异样?

  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有意义吗?为什么,我还是控制不住,添加了那个王潇悄悄递给我的微信号码?

  我,到底在想什么?

  日记结尾,留下了一连串的反问,而我心中那抹躁动和期待早已蕩然无存,因为从婉柔整篇日记字里行间中我所感受到的,全是她的纠结和挣扎,甚至是痛苦。

  哪怕是婉柔最后一连串的反问,也让人忍不住有所遐想,但我也不由思考起来,我所期待的,对婉柔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我不由打开手机向心理大师发了一条微信:“这就是进展?我没有看到任何效果。”

  “老哥,你也太心急了。”心理大师有些无语道:“老哥,你老婆不是一个蕩妇淫娃,反而是骨子里相当传统的一个人,想让我一天就有效果,你也太难为老弟了。”

  我沉默无言片刻,继而道:“但我看不出来你这样做有任何意义?”

  “怎么没有意义?”心理大师呵呵一笑道:“想要改变一个人要从一点一滴做起,正视自己,不仅仅是改变衣着打扮,正视自己的魅力,同时也是正视其他人对自己的想法,正视她以前没有接触过的环境,接触过的事情。”

  听心理大师这样一说,我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一亮,再次吸了口烟道:“继续说。”

  心理大师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今天她可能对见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更多的是厌恶反感,但如果她每天连续都接触这样的事情呢,当反感变成习以为常,那时才是进行下一个阶段的时候。”

  我沉思了一会,不由回道:“暂时持保留意见。”

  “收到。”心理大师发来一个握手表情:“老哥着急,也不要打断我,这个阶段对你来说可能确实没什么意思,但对于以后,其实是至关重要的。”

  “好,以后严禁监视我们。”我沉默半天,回复了一句,当即关闭了电脑,退出了微信,一时间只感觉满腔的期待反而化作了迷茫。

  不过,心理大师最终还是露出了马脚,在我们楼道安装视频,不管是自己安装还是托人安装,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至于王潇,原本还有些怀疑,但微微思考,当即便否决了这个猜测,要王潇是心理大师,哪还需要费尽心思安装摄像头。

  不过,对于王潇的底细多少还是要查一下的。

  怀着複杂的思绪再次小心翼翼回到卧室躺下,第二天上午便立刻托人查了一下社区的监控,却赫然发现正巧其中一段监控视频损坏了。

  不死心的又查了查王潇的底细,甚至连最近通话也查了一遍,不由发现此人履历一清二楚,根本没有任何嫌疑。

  一切,顿时再次陷入僵局,而心里大师的调教依然继续。

  正如他所说,这第一个阶段确实无聊,每天除了一些简单的聊天外,心理大师的要求,第一便是婉柔每天换上稍微不算保守的衣服,前往那个名为“今朝醉”的酒吧待上一阵。

  第二就是竟然要求婉柔和对门那个名为王潇的男孩,每天聊一会天。

  对于王潇,婉柔的感觉只有两个字来概括:“无聊。”

  除此之外,心理大师甚至连一句暧昧的,擦边的话也没说过,更别提什么实质性的调教了。

  要说唯一的变化,就是婉柔在平常休息时候的打扮,终于稍微有女人味,连带着内裤也性感了一点,但始终没有任何改变的是,我们两人的欢爱依然艰难,婉柔依然无法达到哪怕一次的高潮。

  一週,两週过去,我不止一次的动摇,就连属于我每週一次的调教时间,我都让给了心理大师,心中犹豫着,何时喊停,我想婉柔也是一样的感觉,因为从她的日记中,越来越觉得,这一次荒唐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有几天都懒得记日记了。

  但心理大师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回覆我的往往都是一句话:“老哥别急,现在看似无用的事情,或许便是以后爆发的契机。”

  就这样,日复一日下去,就在我即将耐心尽失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些变化。

  变化,是从婉柔的日记中看到的。

  对于基本每日都去的“今朝醉”,她刚开始在日记中记录的感受基本都是“无聊,有什么意义,还要再来几次?”

  就在最近几天,突然就有了一点变化。

  “这些男人搭讪的技巧也太差劲了。”
  “这些女孩就不知羞耻吗?穿着那么暴露的衣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竟然两男两女一起进了包间。”
  “不要以为我搭理几句话,就可以一直盯着我看了,我不过是太过无聊了。”

  一句句记录,看上去依然是波澜不惊,但前后对比,却是真的有了变化,让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我,不由再次振奋起来。

  除了酒吧,还有婉柔对王潇评价的改变:“那小子,满身图谋不轨的味道,恐怕还不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不过有时还有点意思。”

  而就在这时,心理大师也终于发来了一个让我当即振奋无比的消息:“老哥,我想可以开始第二阶段的调教了。”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81967/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