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绿色的邪神世界】第1章 绿叶之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光光光光
2021-08-16 首发 第一会所sis001 春满四合院
字数:9114

    『恶心!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昏暗的教室内,烈日皇家学院顶端,夕阳只留下丝丝落日余光,哪怕刻意压抑了喘息与肚皮相撞的声音,那宁静的校园中还是传来细不可闻的呻吟声,还好学校早已放学,如果有人打开教室门,就会看到………

    一个有些肥胖的男生赤裸的下半身将JK装扮少女死死压在拼凑的课桌上,下体用力的对着女孩的身体沖刺着,内裤被随意丢在地上,侧身就能看出女孩的身体是如此纤细苗条,还有着一头白色齐耳短发,配上那如雪肌肤,谁能拒白毛美少女呢?

    男生的玩意显然很大,女孩有些忍受不住,被黑色长筒袜包裹的细长美腿死死的交叉缠绕在男生的腰上,製服鞋不停在足尖挑动着,彰显着两人现在如此的激烈与亢奋。

    『啊….呼….去死!你怎麽不去死!去死! 』

     和身体极度快乐的不同,女孩侧头闭着眼睛,手背放在双目间,嘴裏不断痛骂着眼前的男生,言语间充满了刻苦铭心的仇恨,愤怒,与嫌弃,还有那通红眼角溢出的泪水。

    男生仿佛没听见那般,依旧自顾自的在女孩身上索取着,脸色淡然,甚至有些赌气一般在哪天鹅般的雪白脖颈上不断仔细舔舐,让眼前的佳人更多的染上自己的信号。

    『…啪啪….啪!…….』

    时间就这麽流逝着,男孩那不知疲绝的下体终于停止了沖击,在身体一阵颤栗之中,肉棒上的凸起狰狞的管道不断传输,大量的白灼液体从两人的交合处溢出,那液体是如此的炙热粘稠,以至于滴到女孩裙子内侧就成了一层薄膜,黏在了上面,除非动用洗涤物品,湿巾等物品根本擦拭不了。

    在女孩的柔软身体上温存了一会,男孩才慢慢起身,将那玩意缓慢从女孩身上剥离出来,一条散发着热气的二十厘米紫红色肉棒呈现在了空气之中,男孩随意的将肉棒塞进校裤,将地上的内裤捡起丢在女孩身上。

     『穿快点,你也不想赵伯看到你和我晚归吧。』

    无声哽咽着的女孩没有说什麽,睁开了那大大的美眸,借助浮现的月光,一张美的让人心醉的的容颜出现在了男生眼前,只是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下充满了厌恶,不加掩饰的将一切的恶意释放在眼前的男生上。

    许久,沈默的女孩才起身抓住那白色内裤,慢慢穿好缓慢清楚说道,

    『是,少爷…..』

    今天烈日帝国首都,司特亚又是异常拥堵,威廉无聊的半躺在豪华马车内,看着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女孩,

    『又是堵车,好无聊,琉璃,说点什麽听听。』

    『那麽名人名言行麽,希望这些伟人能够成为少爷您学习的榜样。

    我讨厌的美德他全都占了,我欣赏的恶习他一个都没有——温斯顿·丘吉尔

    我享受过美妙的夜晚,但今晚不是——格劳乔·马克斯

    他没有敌人,只不过他的朋友对他恨之入骨。——奥斯卡·王尔德

    他不仅自己无趣,还能把无趣传染给别人。——塞缪尔·约翰逊

    他总有错觉,以为自己才高八斗。——沃尔特·克尔』

    『我说停停………』

    看着眼前女孩用一堆的名人名言回呛自己,威廉白了一眼马车内的女孩,自从穿越了那麽多年,发现这个世界虽然出现了很多原来世界的名人,可因为魔法,蒸汽科技,邪神异教的存在,早就成了一个不一样的陌生世界线。

    无视那冷漠下带着丝厌恶的神色,没想到自己高三,十八岁成人生日,家族居然会送这麽一个女孩给自己。

    以女孩的绝美姿色和聪明,想必花了不少心思才做到吧。突然间,忍不住回忆起了两人初见的往事。

    ==========================================================

    『夜琉璃,能被少爷看中是你的荣幸!从今天起你负责照顾威廉威廉少爷的衣食起居与学习,她提出的所有需求你都必须满足,包括性需求!

    你母亲说你还是处女,很好,你家族的债务也会随着你的服侍时间来减免,你也可以享受和少爷同等的生活与学习条件。』

    琉璃听着眼前身穿管家服的中年男人,拿着张合同慢慢递到了自己的身前,语气中虽然是商量的词语,可充满了命令的味道,不容让人拒绝。

    『这是我父亲生前的债务,而且……』

    琉璃的话还未说完,管家男人便粗暴打断了女孩的话…..

    『不要忘记了你今天已经18岁了,你觉得你会没有关联麽?要明白你父母欠了多大的一笔钱,真以为还能过上以前的公主那般生活?不要忘了,这笔债务的利息也是惊为天人,你从今天哪怕直到老死都不可能还上这笔债务的利息。

    虽然你的学习,容貌都很优秀,也许真能赚到那麽多钱,但这是堵上一生的决定,你想赌,但是我们不想,选择选不在你的手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哪一环,而你的运气….呵呵

    哪怕你找到一个真的愿意帮你还债的人,那麽你在他心中和现在有什麽区别呢?为你付出了那麽多,用什麽去偿还?当牛做马也不够吧。

    所以接受这份合同,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哪怕少爷不喜欢你,我们也可以当做你完成了合同,怎麽样?』

    琉璃颤抖着身躯,女孩始终低下着头,不敢直视这一切,一切是那麽的陌生,抿住嘴唇许久,泪水慢慢滑在纸上,最终那葱指握住羽毛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说女孩还在幻想那个陌生的少爷能够怜悯自己的话,那她就错了,威廉的生日当天,就粗暴的用这句曼妙身体完成了成人礼,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

    ==============================================

    房间打开,一身女仆装扮的琉璃看见了躺在床上专心看书的男生,

     威廉相貌有些小帅,算是一个平均线以上的分数了,可那有些肥胖的小肚腩,从哪华丽服饰撑出些许,预示着主人连年来的喜爱享乐与不善运动。

    女孩沈默了一下,见威廉依旧无视自己,提裙行礼道,

    『威廉少爷,我是夜琉璃,从今天开始负责您的生活起居与学习日常。』

    『赵伯这个生日礼物有点意思,到落地镜哪裏,把裙子拉起来我看看。』

    刚进卧室的女孩听到这个命令犹豫了会,还是走到镜子前,慢慢将女仆围裙拉起了一些。

    『请不要这样,少爷,这不是您这种地位的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

    『手分开一些,还要拉的更高。』

    威廉无视了女孩的哀求,继续命令道。

    『..兹…』

    房间内传来一声贝齿摩擦声音,女孩还是按照男生的话照做了。

    将自己仅穿着条白色系带内裤的光洁下体,暴露在了这个陌生男人的眼前,在腰肢纤细的衬托下原本合身的女仆围裙也显得过于宽大,那光洁白皙的皮肤看不出一丝的毛发,肥瘦间宜的大腿被黑色长筒袜勒出了个Q弹的凸起,彰显着这具身体是多麽的充满活力,令人食欲大开。

    威廉慢慢爬起身子,走到了女孩的身后。

    『白头发红眼睛,你父母有北境血统麽?我喜欢!』

    感受威廉的手指在耳边发丝缠绕,琉璃面对着镜子看着身后男人把玩着自己的秀发,鼻口呼出的热气不断的喷溅在后颈之上,琉璃强忍住了生理不适,还是回答道,

    『是的,少爷,我的母亲是北境人,和南方的烈日帝国不同,那是非常寒冷的地方。』

    『难怪北境女奴确实抢手啊,连生出来的私生女这麽的漂亮,不愧是被诅咒的血脉,除了好看和享受,还有拿去献祭给邪神外一无是处,也亏他们把你培养教育的不错,不然也不会只有你能还债了,有喜欢的人麽?我好告诉他断了念想。』

    『…….兹…没有,少爷。』

    听见女奴,私生女等字眼,女孩浑身有些颤抖,显然是被触动到了什麽痛点,身后男人像是一点一点拿刀割开女孩的内心,将仅有的尊严踩在脚下。

    自己的一生…..居然都要侍奉这种人…..

    把玩着发丝的手指渐渐不再满足于此,抚摸到了女孩的背脊慢慢向下摸到了那人鱼线下,拉开了内裤的系带。

    『你的肌肤手感很棒,特别是冷冷的感觉,今年的夏天抱着你睡肯定很舒服!』

    『那麽少爷请小心着凉,您是林家未来的希望,不能被这种琐事困扰…… 』

    琉璃感觉下体一凉,带着女孩体温的小块布料掉在了地上,光洁无毛的下体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尤其是自己面对着落地镜,两个小馒头死死的合在一处,告诉着身后男人,这是一处未经人事的处女地。

     一根手指从身后触碰到了那肥嫩骆驼趾,女孩的身体开始颤抖,提起裙角的手抓紧了围裙的布料。

   『 …..磕兹…..』

    贝齿再次咬紧,因为自己的所有表情能被威廉看见,哪怕女孩已经是一副冷漠的无口表情,哪被诅咒血脉的血红色眼眸中再也掩饰不住那一切,厌恶,恶心,还有憎恨。

    威廉看着镜子中的女孩仇恨血红眼眸,耸肩说道….

    『别怪我啊,是你父亲可是临尔会战的战败罪臣,区区一个小贵族也敢以下犯上,反抗陛下的决策,虽然陛下确实菜的抠脚,但打了败战总不能真怪陛下吧,总要有个背黑锅的。

    你父亲虽然打的很好,但违逆皇帝,为什麽不能是他呢?你父亲生前出征,装备,军饷等大额开支可都是借的,战败的元兇欠了我家一大笔债务,没有人敢冒得罪陛下的可能,出头帮你家还债的。

    而且你运气不错,正因为是私生女,才捡了一条命,看看你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吧,没有一个不是脑袋搬家,你应该庆幸自己还能活着。』

    镜中的女孩直视着自己的双眼,琉璃依旧双手分开提拉着裙角,保持着姿势轻声说道,

     『我无时无刻不在感激少爷对家母的帮助,让我们母女两活了下来,请相信琉璃是真心实意想要服侍少爷的心,琉璃….已经做好了为少爷完成,成人礼的…觉悟,希望琉璃的身体能够让少爷满意。』

    在女孩阴阜上那手指是如此炙热,显示着身后男人是多麽的兴奋,威廉慢慢的掏出了肉棒,对準那笔直大腿与那阴阜所构成的小三角,闭上眼享受的插了进去,好好享受那大腿嫩肉的腿穴。

    感受到一根散发着炙热滚烫的棍子塞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挤压开那滑嫩大腿肌肤开始缓慢抽插,两人的口中都忍不住发出了一丝呢喃的呻吟。

    『舒服,爽,果然漂亮的女孩子身体是那麽的舒服,仅仅是腿穴就这麽美味了,拿你做我的成年礼再合适不过了。』

    听着威廉不停发出对自己身体的赞美,那血红眼眸裏的厌恶又多上了几分,每一次的缓慢抽插,棒身上的凸起青筋都在剐蹭着女孩敏感的下体,哪怕再怎麽努力压抑,那檀口还是微微发出些端倪之声。

     威廉看着镜子裏的女孩提着裙子,眼裏满是憎恶与恶心,昨天女孩还有着一个破碎但却幸福的家庭,现在女孩却想奴隶一样被卖给了自己,当做成人礼物。

    享受龟头来回划过那粉嫩蜜洞,次次都被蘑菇所撬开,被那腔道柔嫩所包裹,威廉仅仅几分钟后,就再也压抑不住身体涌现出的欲火,手摆弄了几下对準了那小穴,另一只手搂住了那细腰。

    『琉璃看起来也很兴奋那,自己的第一次就要被我拿走了,那麽琉璃,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麽麽?』

    『恶心……』

    女孩用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无力的哽咽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请少爷…..请少爷将自己的肉棒插….兹….呼,插进我的身体,让我有这个…荣幸…完成您的成人礼。』

    女孩低下了头,不过没有眼泪,只有牙齿间过于用力的摩擦声,默默的诉说着女孩的痛苦。

    威廉无视了女孩最后的一丝尊严,用力的将肉棒顶开了阴阜,感受到了那薄薄的一层白膜后,狠狠的插入了女孩的身体,飞快的抽插起来。

    『呼…爽,原来做爱真尼玛的爽啊,啊!琉璃,你的身体好棒!我很满意!』

    琉璃的整个身体剧烈的痉挛起来,不过这不是因为快感,下体撕裂的痛意席卷到全身,贝齿紧咬,双腿渐渐颤抖再也无力支撑,身体开始向下倾斜,那小脑袋靠到了镜子之上。

    威廉楼着女孩的右手加大了力度,保证女孩可以勉强站立,两只玉手依旧分开拉着裙角,忠诚的还在执行着身后男人的命令。

    『…啊….呼…滋滋.. 』

    威廉感觉浑身被温暖,湿润,还有微微刺痛的挤压所包围,刚经人事的所带来的极致快感,疯狂涌入两人的大脑之中,只不过一人充满了快乐与舒适,一人只留下痛苦与憎恨。

    女孩早已痛苦的低下了头,螓首抵着面前的落地镜,再也看不清那秀丽面容的景象,威廉可以从哪颤栗的身体感受到琉璃的情绪,憎恨,痛苦,为什麽自己下半辈子都要从事与性奴无二般的行为?

    哪怕少女的情怀扫了兴,威廉还是自顾自的继续激烈抽插着,从琉璃的娇躯上索求更多,更多。

    数分钟后,刚破处的威廉过于激动,直接在女孩的身体裏宣泄了出来,伴随大脑皮层发麻的触感一股脑涌入下体,一股难以言说的尿意出现,威廉射在了女孩的腔道内。

    『…噗呲..啪啪…. 』

    宣泄过后,一阵疲软的感觉蔓延开来,威廉两腿一软,整个人都趴在了已经早已倾斜的女孩背上,大口喘气。

    『…呼..呼.』

    女孩弯着腰头靠镜子,双手依旧保持着,哪怕破瓜之疼还在不停侵蚀着自己,琉璃还是吃力的挺直双腿,轻声说道,

    『恭喜少爷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那麽请让我服侍您更衣就寝。』

    威廉慵懒的挺起身来,将女孩拉到怀裏咬住那小小的耳朵。

    『你在说什麽呢?琉璃,才刚刚开始呢!』

   『 ……….』

    显然身后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想放过自己,痛,下面好痛…..

    女孩仰起头,双眼变得黯淡了许多,那血红双眼失去了许多色彩。

    『为什麽…为什麽少爷你不能马上风,现在去死呢? 』

    『想骂就骂出来吧,我不介意。』

    搂着双手提裙少女的威廉突然这麽说道,

    『我知道你很憎恨我,但这一切又不是我造成的,既然你的家族落魄到了这种地步就应该做好觉悟,想骂就骂出来吧,这样会好一些,虽然你我什麽都改变不了。』

     『我是少爷忠心的女仆,请少爷相信我的忠诚。』

    威廉看着那失去许多神彩眼睛,一把抱起女孩扔到床上,用力压了上去,双手对着胸前的布料用力撕扯起来。

    琉璃感受胸口被撕出了一个大口子,露出裏面的胸罩,双手正想盖住,冷冰冰的话传来。

    『双手伸直放在脑后。』

    这个男人,去死!去死!

    琉璃的心中充满了怒火与仇恨,多麽想要手中能有一把尖刀,杀死眼前的男人,可自己的家族…….为什麽….爸爸,妈妈……为什麽…

    大手捏住那精致下巴,强行让侧脸的女孩摆正了脑袋,威廉粗暴的稳住了那香软嘴唇,吸吮着女孩口腔内的津液,那是如此的香甜美味。

    一条粗舌在自己的口内疯狂搅动,一股子作呕的感觉在女孩心中疯狂涌现,恶心!恶心!恶心死了!

    哪怕少女内心再怎麽憎恨,也只能乖乖的服从命令,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被这个肥胖男人压在身下,射在裏面,为什麽…..

    垃圾!去死!我恨你们!为什麽你们不去死啊!

    琉璃不敢说出口,默默接受那舌头搅动,随着肥舌的主人换气,女孩才得到了一丝喘息,大口的呼吸起来,四目对望,痛苦与欢愉在此刻是那麽讽刺,威廉有多麽快乐,身下的女孩就有多麽痛苦.

   『…….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威廉听见这句微弱的话,

    『莎士比亚巫师的名言啊,很痛苦麽?那做你想做的吧琉璃。』

    身下琉璃那一脸冷漠的表情终于崩溃了,

    『去死!你为什麽不去死!恶心!唔………』

    大滴大滴的泪水用那肿胀眼眸中溢出,女孩的下巴还被人用力捏住,怎麽样的人会对这种女孩施下暴行呢?

    见状威廉也没了兴趣,干脆进浴室,只留下床上的少女咒骂。

    不一会威廉满足的从浴室走出,避开被撕碎扔在地上的女仆装,琉璃浑身只剩下了一双黑色长筒袜,那往日充满着神采的美眸也失去了光芒,找不着焦距,仿佛整个人坏掉了一般,

    双腿还不时疼的抽搐起来,尚未合起下体中红白液体从哪处经人事的小穴中流在床上,崩溃的女孩像个机器一般,只剩下了口中的咒骂,仿佛这是女孩唯一能做的了,一切早已不在乎……

    『杀了你!杀了你!…… 』

    话音渐弱,只留下崩溃的少女在房内哽咽。

    威廉穿好睡衣打开房门,管家服饰的中年男人早已等候多时,看了眼床上痛苦咒骂的少女,特别是床上的红色鲜血,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爷对她满意麽?这个女孩嘴巴有点不干凈,需要我处理掉麽?』

    威廉耸肩随意说道,

    『不用了,这样子很有情趣,我很喜欢。』

    『那好吧,少爷,我就先行告退了。』

    威廉见赵伯离去,整个人像是虚脱一样,靠在门外。

    『…艹……』

    看着消失在黑暗的背影,威廉只觉得一阵后怕,这个世界充满了诡异的地方,这具身体的原主在几天前莫名的死去了,而根据自己的调查貌似原主是通过什麽仪式被献祭了。

    每天醒来,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想有一只找不到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压抑了,邪神之所以是邪神,就是因为祂没有善恶,没有底线,却是有着强大力量的神明。

    威廉也不否认刚才是如此的美妙,不管如何还得把戏给演下去,继续维持原主的纨絝子弟人设,这个女孩会恨自己一辈子吧,算了,先活下去再说。

    谨慎的关上门,床上女孩已经消失,听着浴室的水声,林弎无话,躺上床闭眼睡去。

    ===========================================

    回忆结束,威廉依旧回味着,不过这段经历并不是很好,那天破处琉璃后做了个噩梦,自己被…..邪神盯上了!

    疯狂的寻找原主遗留下来的手稿,终于找到暂时解决的方法。

    原主献祭的邪神名为暗影之神,是最强大的几位邪神之一,但强大的存在也往往难遇取悦,暗影之神的献祭会被随机夺取献祭者的一种东西,可能是一根头发,也可能是记忆,身体的一部分…甚至生命…..

    最该死的原主不知道献祭了什麽,暗影之主非常的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家族一旦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位邪神,肯定第一时间抛弃自己,暗影之神还是最擅长暗杀的邪神,不等祂的眷属影兽来找自己,就有无数刺客为了取悦邪神抢先一步来刺杀自己。

    原主的手稿有无数种的祭祀方法,自己现在还没有完全理解,但有一张手稿清楚的记载了原主知道的两位神明,一张就是暗影之神,而另一张…写的是华夏文…..难怪原主没得选,因为根本看不懂…..

    绿叶之神…鲜花配绿叶,是不是还得有个鲜花之神….

    威廉只知道祂称呼自己为司辰,想要对抗神明,必须是另一位神明才能做到,目前还不知道这位绿叶之神到底是正统神明,还是邪神,但看在华夏文老乡的份上,只能拼一把了。

    马车到家,命令赵伯站在门外把风,锁上房门后,威廉才拿起那份手稿。

    从描述上来看,绿叶之神应该是,生命与欲望方面的神明,看起来像辅助一类的神明存在,献祭的仪式也很简单,不像其他的神明需求着大量贡品。

    戴上一个绿色的帽子,诉说神之名即可。

    威廉身为原来的蓝星华夏土着,当然知道戴着玩意是什麽意思,不过管不了那麽多,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只能这麽做了。

    『伟大的绿叶之神,你是高贵而又神秘的司辰,漫宿的拯救者与主人,司辰们的领袖与爱人,无血脉者的仁爱慈父,爱情的守护者与祝福者。

    我在此以迷失蓝星同胞的身份恳求你,赐予我保护自身的力量,好让我日后为您在这片陌生土地上传播你的信仰,让众人歌颂真正的神明!』

    威廉慢慢的双膝下跪,高举双手缓慢说道,生怕说错了一个字或者态度不够恭敬,得罪了这位神明。

    不一会,一股子温暖的感觉在威廉的身上涌现,威廉大喜,连忙将脑袋抵住了地面,显得更加虔诚。

    就这麽僵持了一会,威廉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成为绿叶之神的信徒,获得祂的力量。

    闭眼小歇片刻,威廉嘴角一僵。

    这哪是绿叶之神,分明就是绿帽子与淫妻之神!

    一般来说,只要和神明建立了沟通,成功取悦后,就可以随即获得同阶段的赐福,远远超出同等级职业者的强度,所以职业者基本上都是神明的信徒,不管好神邪神,只要给力量,那就有人拜山头。

    但这个绿叶之神的爱好和别人不一样,喜欢看自己爱人和其他男人做爱……….前世威廉也看过一些某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对于这种特殊人群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没想到好好的神,居然喜欢着玩意。

    威廉看了下回馈,或许是献祭方式与爱好难以接受,绿叶之神并不要求信徒一定这麽做,而且异常的大方,只要你有男/女友,也可以获得恩赐,甚至对着他人撒狗粮也行,只要是有恩爱的行为,绿叶之神都会回报。

    同样啪啪啪也能快速的提升力量,也不需要是情侣爱人的关系,但女方必须是心甘情愿与开心的状态才行,强迫或者是拜金女,夜莺之类等都不行,也就是说自己继续维持恶少的形象疯狂出去嫖也没用。

    这绿叶之神还是牛头人与纯爱战士的完美结合,哪怕早已是牛头人酋长,却依然心向纯爱,总有一款适合信徒,毕竟生物的天性就是繁衍,怎麽能绕过这一环。

    现在摆在威廉面前的问题就是,原主这货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可完全没一个真爱之人啊,要是自己早看到这份手稿,早就去真心攻略夜琉璃了,那会为了伪装,弄得女孩现在想要杀了自己。

    现在这麽短的时间自己哪裏去找一个真爱过来,最好还是个淫乱的女孩,威廉绞尽脑汁,自己的异世界人生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麽?

    等等…..绿叶之神的要求…貌似也有其他方法达成。

    心甘情愿…快乐与享受。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貌似也符合绿叶之神的要求啊。

    既然不能纯爱,那就虐恋好了。

    把夜琉璃这个女孩调教成只知道肉棒的迷人肉便器。

    威廉还是看过几部这种电视剧的,要想短时间内和夜琉璃和好难度太高了,自己可是粗暴的夺取了女孩的第一次,还人身威胁。

    威廉自己都怕女孩那天知道了某个邪神的献祭方式,来个极限一换一。

    虐恋麽,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仅仅只有一个夜琉璃实在是太不保险了,万一失败,自己还是会死。

    自己所在的烈日皇家学院,可是有着很多的贵族小姐,威廉的条件相当不错!虽然在帝都-司特亚这种贵族多如狗,纨絝遍地走的地方,伯爵确实不是多大的贵族,但原主的便宜父亲是一个边境伯爵。

    边境伯爵可不是一般的伯爵,往往是国家边境上的实权大贵族,它们基本上自成一国,领土也基本不是来自册封,而是先辈开疆拓宇出来的,和皇室基本上没什麽恩惠往来。

    只是名义上听从皇帝的命令,不交税,不服役,有着自己的法律,宗教,军队,每当国家动乱年代,它们不表态,谁也不敢坐在那皇位之上,如果有一天帝都迎接它们的到来,也预示着国家要变天了。。

    这也是原主在帝都敢横行霸道,甚至偷偷信邪神的底气,要是那个不长眼的伤了自己,威廉的父亲是不介意带上近十万军队来找皇帝喝茶的,甚至可能得到所有佩剑贵族的呼应,对皇帝来说这种事情万万不能开头。

    威廉思前想后,最终决定了一个人选,即将新入学的一年级女学生,夏洛特。

    不知道是哪个乡下来的傻白甜,虽然长得一般般,和夜琉璃不是一个级别的,这种乡下小贵族的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子大,应该能够拿下,这样子两手準备,万无一失。

    绿叶之神同时还赐予了威廉一个神术,观测术,只要和目标进行过啪啪啪,就能以第三方环绕的视角,获得对方视野整整一天,只需要消耗精神力,而且可以用法力水晶等物品来代替施法。

    心思一动,威廉就感受到了夜琉璃,女孩躺在自己的寝室内,默不作声,手裏握着一张与父母的全家福,血红的双眼充满泪光,眼角却只有浅浅泪痕,女孩那是那麽的无力,雪白的秀发都黯淡了不少,仿佛女孩失去了什麽,也接受了什麽。

    威廉见状觉得很不是滋味,自己对穿越到异世界做恶少没有任何抗拒,甚至有点小激动,可是看到女孩子这样,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自己还要PUA女孩,让她愈发淫乱,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收回视野,威廉慢慢躺倒在床上,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细语说道,

    『抱歉….我…我只想活下去! 』

    =======================================

    最近实在太忙,也感觉没有动力,干脆开个新故事,一个写的没感觉,就去写另一个,至于更新…别催…已经在新建文档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8183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