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翡翠人格(2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二十二章 不「期」而遇
  商场里面已经打烊了,大门已经紧闭了。只留下一条通道直达电梯位置。
  夏语冰站在电梯面前,不知道是往上还是往下。
  往下,是地下车库。
  那只能往上了。
  深夜的大学城依然很热闹,路边的小摊商贩,路上的行人依然络绎不绝。
  夏语冰看着亲亲我我的小情侣在街上嬉闹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寂寥和羡慕。
  深夜的低温就像老实人的恶毒,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夏语冰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打了个喷嚏。
  好冷~
  自己来这里干嘛?
  对了,莫海呢?
  夏语冰这才发觉自己很久没看手机资讯,莫海应该给自己打了很多电话了吧。
  什么?一个资讯,一个电话都没有!!!
  夏语冰不敢相信看着手机上的资讯,确实什么都没有。
  难道莫海就这么相信陈亮吗?
  是呀,谁会想到自己老婆会在兄弟的同学会上会发生这种事呢?
  夏语冰走到一家奶茶店门口,奶茶店已经打烊了,门口的桌椅却没有收起来。夏语冰停了下来,在角落的选了一处长椅子上坐了下来。商场的主要光源都已经关闭了,头顶的遮阳伞挡住了广场的灯光,一时之间夏语冰感觉自己好像躲入了阴影之中。
  夏语冰拿起了手机,手机发出的光线在照在夏语冰清秀的脸庞,犹如黑暗中一丝曙光。
  「老公,你在哪里?我想你~」夏语冰在输入框打入这些资讯,犹豫着要不要发出去。
  夏语冰歎了口气,然后将所有的资讯删除掉:「老公,过来接我回家。」
  「好,定位发给我下。」
  「好。」夏语冰发了定位个莫海,心想:莫海要绕着大学城好几圈才能假装找到自己吧,不知道自己能否看到莫海的车子从自己身边的马路开过去呢?
  正想着,突然夏语冰的肩膀被一双手按住。
  是谁呢?一定是莫海。果然莫海就在左近!
  哟哦,不装了吗?
  「老~公~,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夏语头也不回冰,就嗲嗲的说道,心里浮起了一丝甜蜜。
  「对不起~」
  不对,这不是莫海的声音。
  是陈亮!陈亮怎么就出来了?
  陈亮满怀歉意的看着夏语冰说:「对不起,来之前我对你说我喜欢你的,现在却……」
  「和我说着干嘛,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和我又有什么关係。」夏语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怨气。
  「是呀,我……我又有什么资格喜欢你呢?」陈亮黯然神伤的说道。
  夏语冰感觉自己肩膀的那双手就要离开自己的肩膀,夏语冰心软了,轻轻的拍了拍陈亮的左手背,柔声说道:「我们认识才多久呀?你就喜欢我了?也许,苏妍才是解开你内心那把锁的钥匙。对了,你怎么……不陪苏妍了?」
  「苏妍?确实是走进我心里的第一个女孩,但可能是我变了吧,当我知道你走了的时候,我的心就乱了,很慌,算了……我不配……」
  「也许你习以为常平凡无奇的生活,可能就是别人遥不可及梦寐以求的梦想。」夏语冰打断了陈亮的话,想起了卑微的王胖,想起了苏妍在陈亮胯下的呻吟,甚至莫海也为之侧目,不禁脸上浮起了一丝娇媚的红晕,话题一转继续说道,「爱是对等的,不是卑微的,你如果喜欢我,没必要那么卑微。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你的爱,感到的只是你的卑微。一个被催眠我的,你碰一下,你都这么小心翼翼。可是对苏妍,你却……你和苏妍的爱才是对等的……」
  陈亮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直接打断夏语冰说道:「我是不想趁人之危,如果我知道你没被催眠的话……」
  「那你干嘛带我来这里呢?」
  「还记得那座桥吗?莫海和你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就躲在桥底。」
  「怎么可能,桥底不是河流吗?难道没水吗?」虽然是人工造的河流,不深也就1米左右,可是夏语冰很难想像一个男生要如何躲在桥下,然后要站在河里吗?
  「不然呢,你觉得莫海手里怎么突然会多出一束花来呢?」
  第一次和莫海约会,夏语冰清楚的记得莫海搂着自己的看着台上的表演,却不知何时莫海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束玫瑰,满满的一大捧,顿时夏语冰马上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本以为是来看风景的,却不曾想一下子就成为了别人的风景。众目睽睽之下,虽然没人认识夏语冰,夏语冰也有点不知所措,脑袋空空的,整个心里都被幸福的血液填满了,却嗔怪着莫海不应该这么高调,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捧着脸,躲进莫海的怀里,哪里还管得上莫海手里的花是从哪里来的。现在想来,没有别人帮忙,莫海怎么可能手里拿出花来,而拿着这么多一大捧花还不引起自己的注意,恐怕能躲的位置真的只有桥下。
  怪不得莫海会和陈亮这么好,原来泡女朋友有这么一个兄弟默默的在背后支持,连自己这个当事人居然一点都没发觉。想起约会时候,莫海给自己的各种小惊喜,难道每次和自己约会,莫海都带上了陈亮?
  「不会每次约会,莫海都带上你吧……」
  「恩」没等夏语冰说完,陈亮就答应的说道。
  果然。夏语冰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自己算是和莫海约会,还是和陈亮约会?该不会莫海给自己写的那些情书也是陈亮代笔的吧,陈亮不是号称情书王子吗?
  「那莫海写给我的情书,该不会也是你写的吧?」
  「恩,」陈亮歎了口气,说道,「开始我是将对苏妍的情感一种寄託和发洩方式,但是很快这种情绪就发洩光了,莫海在拜託我写,我就写不出来了,毕竟我和苏妍其实不算开始过,我们连关係都没确认……」
  「我知道~」夏语冰柔声的说道。
  「你知道?」陈亮惊奇的说道。
  「你那个胖胖的同学告诉我的。」
  「哦……」
  「坐下来说吧。」夏语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不想陈亮像王胖那么卑微,「你不会连坐在我身边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陈亮窘迫的脸红了,完全被夏语冰说中了心事,今天自己在KTV里面做的事,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坐在夏语冰的身边呢。
  「真不敢呀?」
  陈亮感觉自己被夏语冰抓得死死的,只能绕了过来,坐在夏语冰身边。
  「后来呢?」
  「后来,实在写不出来了,我就想像着你的是我的女朋友,重要融入情感和约会细节才能让人动情吧~直到前几天,我才想明白,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夏语冰明白了,陈亮为什么说喜欢自己的原因,也想明白了莫海经常提起陈亮,却很少有机会见到陈亮,而是陈亮故意避开和自己见面的机会,就像当年他为了不和苏妍联繫,直接消失。
  「情书是你写的,在某种意义上,我也算和你谈了恋爱了吧,那看起来我今天当你的女友,也不冤,算是还债了哦。」夏语冰抬头看着陈亮,在某种意义上,自己也算和陈亮谈了恋爱了吧。
  「对不起,今天我见到苏妍……」
  「以后,你不要和苏妍联繫了。」夏语冰想着苏妍现在已经是王胖的老婆了,看起来,陈亮似乎并不知道。夏语冰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陈亮,自己能给陈亮的告诫只有远离别人的老婆。
  自己也不也是别人的老婆吗?夏语冰苦笑着。
  「你吃醋了?」陈亮说道,嘴角露出压抑不住的微笑。
  吃醋?难得看到陈亮如此自信的笑容,夏语冰不屑的笑着说:「吃醋了啊!作为你的女友,怎么能不吃醋!还敢调戏我,你不怕莫海了吗?我可跟你说,我叫莫海过来接我了。有本事,你倒是当着莫海调戏我呀。」
  听到夏语冰已经让莫海来接,陈亮眼神立马暗淡了下来,嘴角的笑容也停了下来。
  夏语冰不知道该如何眼前这个卑微的男人,似乎自己刚才开的玩笑有点过分了。
  突然,夏语冰脑子闪过一个念头:等等,按照陈亮的说法,今晚的计画并非是小何的计画,那么莫海不知情了。那也就莫海根本就不在左近。
  夏语冰抬头四眼望去,想从路上的行人找出莫海的蹤迹,但哪里能找得到呢?
  突然,夏语冰眼睛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广场的路灯下,一边打着手机一边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这么像何师道?
  他,就是何师道。
  何老师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小秋,小秋,……」何师道朝着四周叫了几声,然后沿着广场朝着自己走来。
  小秋?小秋不是今天自己的假名吗?难道何师道是在找自己
  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咋地,夏语冰心里一个想法就是逃。可是空旷的广场自己却往哪里逃呢,只要自己一走出阴影,反而在空蕩蕩的广场更加容易暴露自己,一下就会引起何师道的注意。
  何师道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四周张望着,慢慢朝着夏语冰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似乎也看到了阴影下有人。
  「没有看到什么人呀。」何师道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声音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不动了,「穿青绿色的裙子是吗?定一,我这一路走过来也没看见什么人呀……她男朋友出去找他,那你还让我找干嘛?什么,他男友你同学打电话打不通,那好吧,我上去接你的时候,顺便路上看看吧,恩,这么晚,一个女孩子确实挺危险的。……」
  定一?王胖,好像就叫王定一。
  陈亮放开夏语冰的嘴唇,轻声说道:「好像是王胖让人在找你……」
  夏语冰瞪了陈亮一眼,说道:「你希望他找到我吗?」
  王胖让人出来找自己,夏语冰并不意外,谁让陈亮电话打不通呢。
  陈亮的电话打不通也没有让夏语冰意外,毕竟这个赵娅婷也抱怨过。可是王胖怎么会让老师出来找自己?
  让夏语冰意外的是,何师道怎么会认识王胖的?
  还没等夏语冰捋清楚关係,何师道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老师一定是过来确认下阴影下的女人是是不是他正在找的小秋。
  如果被老师发现了,要如何和老师解释今晚的事情?
  难道要和何老师解释自己为了治疗莫海,正在和陈亮约会吗?
  可是自己晚上和王胖做的事情该怎么解释?
  何老师会这么想自己?会怎么看自己?
  为什么王胖对自己的行动自己一点抵抗都没有,甚至好想要他继续,如果不是他……
  是药吗?何师道的药即使只是一半也这么厉害了吗?
  还是因为陈亮?自己在吃陈亮的醋,还默许了王胖的行为?
  夏语冰看了陈亮一眼。
  陈亮却被刚才夏语冰的问题难住了,他当然不希望王胖来找夏语冰呢,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说不希望呢,想了良久才憋红着脸说:「他找的是小秋……」
  耳边的老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等何师道走过来,看清楚自己的穿着,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老师一定也能猜出今晚的小秋就是自己了。
  「我就是小秋~」怎么办呢?现在也只有陈亮能救自己了,夏语冰温柔的看着陈亮,揽住陈亮的脖子,让陈亮靠近自己的身体,含情脉脉的说道:「不想我是小秋吗?」
  夏语冰双手抱着陈亮的头,将自己的双唇紧紧贴上陈亮的嘴唇。
  原本还在黯然神伤的陈亮,突然却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夏语冰不仅过来搂住自己脖子,还主动的亲吻着自己。
  小秋。夏语冰说自己叫小秋。
  夏语冰的言下之意,就是现在还是自己的女朋友了。陈亮的内心充满激动,感觉心脏的跳动差点就停了。
        夏语冰吊着陈亮的脖子,身子慢慢的躺了下来,躺在长椅上,将自己的身影沉入到了椅背之后。
        随着夏语冰的身影躲入了长椅的背后,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
        陈亮的身躯如愿以偿的压在夏语冰娇小的躯体之上,双手却不知道往哪里放合适,只好抓着椅背。
  今晚,连续得到两位梦中情人的青睐,陈亮感觉自己下一秒可能会死掉。因为这辈子的好运都已经被自己提前透支光了,剩下应该都是霉运了吧。
  死,就死了吧。就算莫海,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也不能阻止自己的了。
  陈亮不再犹豫,右手继续抓着椅子,保持平衡,却将左手腾了出来,放在夏语冰的腰间,贪婪的抚摸着。
  陈亮不知道先摸哪里比较好,最方便的位置还是小蛮腰,可是毕竟腰部毕竟隔着衣服。,夏语冰的臀部自己也幻想了很久,虽然车间体验过一次,但毕竟之前是体验版,哪有自尊版来得舒服享受。还有白皙的大腿,今天还没穿丝袜,可以完完全全的肌肤接触,还有……
  觊觎多年的身体,突来的幸福就像暴发户一样,有钱一时却不知道怎么花。也不敢花。陈亮的左手却只在夏语冰的腰间不失礼貌的抚摸着。
  即便如此,亲吻加上陈亮的抚摸却已经让夏语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难道自己是真的吃陈亮的醋吗?
  不要~不要~夏语冰放下吊着陈亮的脖子的右手,垂落到自己的腰间,抓住了陈亮的手。
  不能让陈亮继续这么抚摸着自己,自己只是想要借陈亮躲避下老师。
  陈亮的抚摸动作虽然被夏语冰的手抓住了,但夏语冰纤纤细语,却像一只恶魔的低吟,又像催眠师的咒语,陈亮感觉内心的欲望更加了强烈,顺势抓住夏语冰的手和夏语冰十指相扣。
  陈亮在苏妍身上没有发洩的欲火再次被挑了起来,下面的裤裆又膨胀了起来,顶着夏语冰的套裙。
  怎么又硬了?这才多久呀?夏语冰眉头微微皱了下,陈亮裤裆的那东西就像春天发芽的种子,勃勃生机的顶着自己的套裙,似乎要戳破自己的裙子一般。虽然隔着衣服,夏语冰感觉自己阴户就像一个小精灵一样,也感知了陈亮的鸡巴的触感。
  那种触感,犹如隔靴搔痒一般,越搔越痒。
  夏语冰不能放下另外一只手,陈亮并没有搂着自己,如果将另外一只手也放开的话,恐怕自己会掉落长椅,只能鬆开和陈亮十指相扣的手指,将陈亮的裤裆往下推了推。
  陈亮的鸡巴顺着丝滑的面料,在夏语冰的小手的推力之下,很快就滑出了套裙,从夏语冰的双腿之间陷落了下去。
  啊……陈亮的呻吟。
  当夏语冰小手出其不意的触碰到陈亮裆部,陈亮下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心里,陈亮的心里显然没做好心理準备,夏语冰居然会主动去触摸自己的鸡巴。下体原本在紧绷的裤子里面,早已憋得难受,触不及防又接受了夏语冰的手指触摸,更加胀痛难受。
  隔着裤子的摩擦,夏语冰大腿上依然能感受到了陈亮的鸡巴的炙热。
  好大,好粗。
  如果脱了裤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夏语冰不敢相信,现在自己脑子里面都想着什么,欲望就像世界末日一样,洪水慢慢淹没理智的城市。
  虽然没有直接的肌肤接触,夏语冰脑子里面却好像已经被陈亮侵入了一般。
  啊……夏语冰的低吟。
  大腿上不断传来摩擦着陈亮鸡巴的快感,让夏语冰轻轻张开了嘴巴,轻声低吟了起来。舌头再次化身为内奸,和趁机闯入自己口腔的陈亮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吸吮着陈亮舌头上的津液。
  何师道本来想要过来确认下坐在椅子上的女孩是不是小秋,从远处看衣着有几分相似,但此时两人的身形已经慢慢挡在椅子背后,从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声音中,不能猜测两人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小秋……」何师道不甘心的叫了一声。如果那个女孩是小秋,应该也听到了吧。
  夏语冰通过长椅的缝隙,侧着眼睛看着何师道。老师迟迟不肯走,时不时撇到这边来,一定是身上的衣服已经出卖了自己,何老师一定现在怀疑现在躺在椅子上就是小秋。
  那此时的小秋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被肆意的探索着身体的每块区域。
  夏语冰感到自己的乳房一阵胀痛,套裙也在陈亮的摩擦动作慢慢被顶了上去。陈亮那只带有茧子的左手,自从脱离了十指相扣,更加的肆无忌惮现在现在变本加厉的,直接摸在自己的臀部,居然伸进的套裙里面揉捏着自己的屁股。
  啊,啊,呜,呜~
  夏语冰轻轻摇着头,可是嘴巴却在强有力的陈亮的舌吻之下,发出呜呜的声音,内心无力的呐喊着,仿佛在祈求陈亮不要这样抚摸自己,老师一定会发现了自己丑态。
  如果被老师发现这个小秋就是夏语冰,老师会怎么看待自己?
  何师道的脚步似乎又朝着这个方向又走了一步。
  难道,老师以为小秋是被其他男人强迫着,所以才想要过来确认下?
  如果老师知道椅子上一对男女是你情我愿的,应该就不会自找没趣的过来了吧。
  小秋和男友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吧?
  自己还是陈亮的女友,不管是哪个意义上的,至少目前是。
  更何况,王胖已经攻掠过自己了。
  更何况,何师道认出的只是小秋,而不是夏语冰自己。
  小秋却只是陈亮的女友。
  身为男友的陈亮似乎感受到夏语冰内心无声的承认,动作似乎更加的疯狂,手指已经是抓在的自己的臀部上,然后将夏语冰的身体往下压,顶起的帐篷在夏语冰的双腿之间不断的来回摩擦着。
  无处安放的右手,夹在陈亮的裤裆和夏语冰的套裙之间,手心时不时触碰着。
  陈亮的左手却没有閑着,慢慢的摸向了自己内裤的边缘。
  难道陈亮是要脱掉自己的内裤吗?要当着老师的面脱掉自己的内裤吗?
  可是这里是广场呀,怎么可以和男友在这里做这种羞耻的事情呢?
  夏语冰双腿不禁一阵痉挛,绷直了,却因此夹紧了陈亮的鸡巴,隔着裤子夹着陈亮的鸡巴。
  好粗,好大。
  陈亮的鸡巴到底有多迷人,连苏妍这样的女人都为之着迷。
  王胖也自惭形秽的鸡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啊……啊……」夏语冰柔嫩光滑大腿,不断摩擦陈亮裤裆,刺激着陈亮的鸡巴,让陈亮的鸡巴在裤子里面胀痛得难受,不由自主发出低沉的呻吟。
  「我可以脱掉裤子吗?」陈亮放开夏语冰的双唇,低声问道。
  果然要脱掉自己的内裤。儘管心里已经做好了準备,可是从陈亮的嘴巴里面亲口说出来,夏语冰的身体还是颤动了下。
  想到自己即将在何师道的眼皮底下被陈亮脱掉内裤,夏语冰全身都瘫软了。
  不要~夏语冰摇着头,内心拒绝着,却不敢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耳边的何师道的脚步声似乎又走近了一步,不敢说话,生怕何师道认出声音来。
  夏语只能将陈亮的头再压下来,闭上了眼睛,再次让陈亮吻上自己,好遮住自己的脸庞。
  现在的陈亮就像夏语冰的最后遮羞布,一旦这块仅有的遮羞布离开自己的身体,自己就好像在老师面前全身赤裸着一般。
  陈亮的舌头再次进入夏语冰的口腔内和夏语冰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夏语冰闭着眼睛,娇羞的脸庞似乎在默许着陈亮的行动。陈亮的手指勾着夏语冰内裤的边缘。
  要开始了吗?
  要脱就脱,干嘛还要告诉自己要脱掉自己的内裤了呢?难道陈亮是故意羞辱自己的吗?
  夏语冰轻轻用高跟鞋踩着椅子,臀部微微抬起。
  这下,陈亮满意了吧?
  陈亮的手指却直接离开了夏语冰的腰间,离开夏语冰的内裤的边缘。而是抬起自己的腰胯,将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憋了很久的鸡巴一下脱离束缚,从裤裆上弹了出来,打在夏语冰的大腿上,打在夏语冰的手心里。
  夏语冰这才明白陈亮说拖掉裤子,是指脱掉他的裤子。原本还隔着裤子的大腿,现在直接和陈亮炙热的肉棒贴和在一起。
  好粗,好大,好烫。
  原来,这就是陈亮的鸡巴。
  夏语冰的小手鬼使神差的握住了陈亮的鸡巴。
  苏妍刚刚舔过的鸡巴。
  王胖自惭形秽的阳具。
  现在它,是自己的了。
  夏语冰握着陈亮的鸡巴,不敢动。因为陈亮每次摩擦自己的大腿,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陈亮硕大的鸡巴插入了一般,小穴似乎要抽搐了起来。
  也许是注意到陈亮脱掉内裤的动作吧,何师道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眼前的小伙子,似乎已经成功上垒,插入了女孩的身体了。
  应该不是小秋吧,虽然远远看,衣服有点像。再说,小秋也不是自己认识的什么人,自己也是顺路看看。
  何师道犹豫了下,开始转身往回走。
  「应该不是吧~哦……那我就不管了,我过去将你朋友带走就行了,是吧。哪个包厢,长安乐坊,什么破KTV,好奇怪的名字,知道了,我会搞定的。」何师道回头看了两眼,终于下定决心离开。
  随着何师道的脚步慢慢的离开,夏语冰再也控制不住的发出低声的呻吟。
  啊,啊,啊……肉体的一放鬆,小穴就像溃堤的洪水,氾滥着。
  夏语冰紧紧的搂着陈亮,让陈亮健硕的身躯紧紧的贴在的身体身上,感受着来自陈亮身上的气息,放纵着陈亮在自己身上肆意的驰骋。
  可是陈亮却只是隔着衣服抚摸着自己的,各种隔靴搔痒感觉让夏语冰有一种不上不下难以忍受的煎熬。
  啊……夏语冰的左手鬆开了陈亮的鸡巴,一双白玉般的细腿紧紧夹住了陈亮的鸡巴。
  啊……陈亮也发出了呻吟,充血的鸡巴被夏语冰的双腿紧紧夹住,白嫩的大腿好像打了蜡一般,滑滑的,陈亮屁股往前一挺,陈亮的鸡巴就莫入的夏语冰双腿之间。
  夏语冰只感觉自己下体好像穿过一条巨蟒,隔着蕾丝内裤,阴户上依然感受到了巨蟒身上的体温,是那么火烫。
  这么会这么粗呢。
  啊……夏语冰的小嘴得开开的,儘管还隔着内裤,夏语冰却仿佛已经感受到陈亮鸡巴插入自己阴道一般。小穴就好像饿极了的猛兽看到的食物一般,垂涎着口水,不断收缩吞咽着腔体,竟然身体就这样泄了。
  夏语冰不知道是药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敏感了,还是着一路上的刺激感带来的兴奋已经让自己无法自製。总之,自己就这样被高潮了。
  夏语冰瘫软在长椅上,也放开陈亮了。
  身体却好像依然没有满足似的,感到一阵无尽的空虚,似乎对着刚才的高潮有一种意犹未尽的不满。
  还没满足的陈亮见夏语冰突然放开了自己,懒懒的躺着。陈亮的兴致就像燃烧的火焰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
  「怎么了?」陈亮有点懵了,女人心真是捉摸不透呀。
  「我到了……」夏语冰娇羞的解释说。
  也许是听到了夏语冰这边的声音还是怎么了,何师道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何医生,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巧呀。」
  来人的声音好熟悉,陈亮和夏语冰心里都突然一凛。
  这不是莫海的声音却又是谁?
  该死,自己忘记给莫海发过定位了,可是莫海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难道自己想错了,莫海就在左近?可是莫海怎么会在左近的?来大学城是陈亮临时起意的呀?难道陈亮和自己说的不是真话?
  还是有何师道怎么会这里,还和王胖认识?
  夏语冰的脑袋里面有太多的疑问了,到底怎么回事?
  「哟,莫先生呀,过来接下我朋友。这么晚了,你怎么也过来了。」何师道笑着和莫海握了握手。
  「过来接我老婆呀。何师道这是找人吗?我刚才看你好像找什么东西似的,相信何医生要接的这个朋友一定是女的喽。」说完,莫海朝着夏语冰那个角落那边看了下。
  当然何师道知道莫海口中的老婆除了夏语冰还能有谁?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随即笑着说道:「真的只是接个朋友,男的,在商场的KTV里面喝醉了,不省人事。见鬼了,年轻人玩疯了,却叫我这个老年人来擦屁股。唉……」说着,说着,何师道就趴在莫海的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何医生,唉,不是我说你,居然偷窥……」
  「别,」何医生赶紧打断莫海的话,将莫海一边推走,一边开玩笑的说道:「刚才还让你别说的,你还说出来了。」
  夏语冰脸上一阵发烫,隐约觉得何医生和莫海耳语说的就是自己和陈亮在长椅上的事情。
  夏语冰和陈亮都屏着呼吸,一都不敢动,生怕呼吸的声音都会引起莫海的注意。
  夏语冰只觉得双腿之间的肉棒不知何时已经软了下去,轻轻用手触碰了下。
  果然,已经软了。
  「好,好,我不说了。」莫海话题一转,突然又说道:「何医生独居了么多年了,寂寞了可以再找一个呀……」
  「莫总高抬贵手,好说我也是个心理医生,还劳烦莫总开导,怕是以后没人找我看病了。」何师道连连告饶的说道。
  莫海一手搂住何医生肩膀,就像认识很久的朋友,说道:「要不,我让我老婆帮你介绍下,她也是心理医生,她圈子里面的闺蜜应该会和你有不少共同语言……」
  「好呀,」何师道一边和莫海搭着肩膀,往前面走,苦笑一下,再次打断莫海说道:「莫总可要说话算话呀……」
  「要不要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巧了,我老婆今天也正巧在这边……」
  「额……这么晚了……下次吧……」
  何师道和莫海越走越远,声音越来却模糊,偶尔听见两人畅怀哈哈的笑声。
  渐渐两人的身影没入了夜色中。
  夏语冰和陈亮却都不约而同常常呼出了一口气。
  只是,陈亮是因为莫海离开了。而夏语冰是因为老师离开了。
  「怎么了,这么怕莫海呀~」夏语冰戏谑的看着陈亮裆部软趴趴的鸡巴。
  「我们走吧,等下莫海就回来了~」陈亮有点着急的说道,一边就要拉上自己的裤子。
「怕什么呀?」夏语冰的小手轻轻的挑弄了下陈亮的龟头,「刚才不是挺硬的吗?」
陈亮羞红的脸,看着软趴趴的鸡巴,却也无从辩解。夏语冰说的事实。
  「可是,」夏语冰的手指顺着陈亮的龟头慢慢的绕着,一边说道,「调戏莫海的老婆不比自己女朋友更有成就感吗?」
  夏语冰看了陈亮一眼,继续说道:「其实,你蛮厉害,要不是我高潮了,刚才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什么,你已经……」陈亮惊讶的说道。
  「钢铁直男。」夏语冰娇嗔的打断陈亮的话,一想到陈亮的嘴里在即将蹦出来的高潮二字,脸就娇羞像一朵红莲,甚是妩媚。
  夏语冰的手包里面的手机发出轻轻的铃声,在寂静空旷的广场上显得格外的刺耳。悠悠微弱的手机光亮,在暗影黑幕中犹如一道黎明曙光。
  手机萤幕不出意外的显示莫海的名字。
  陈亮的身躯潜入到椅子的背后,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却没有看到四周有任何身影。
  「我先走了~」见夏语冰没有接电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陈亮心真的慌了。
  「真的要走了吗?」夏语冰楚楚可怜的抓住陈亮的胳膊说道,「你不打算和你的好兄弟说说你是怎么照顾好我的嘛?」
  「我……」陈亮有点犹豫了。
  「为什么你当着王胖敢对苏妍这样,当着莫海就不敢对我……」夏语冰哀怨的轻声说道,莫海为什么会幻想着自己和陈亮在一起呢?陈亮根本就没这个胆量呀~
  夏语冰当着陈亮的面,将莫海的来电,然后将手机再次放到包里面,仔细的放好。
  「你和苏妍不一样……」陈亮想要拉上裤子,赶在莫海回来之前逃离现场。
  「有什么不一样?苏妍是王胖的老婆,而我是莫海的老婆,不都是你兄弟的老婆吗?」
  「什么,算是苏妍是王胖的老婆?」陈亮惊呆了,想到今天自己和苏妍做的一切,顿时全身冷汗。王胖可是从以前就是一个狠角色,自己居然……
  「什么,你不知道吗?」夏语冰从王胖的口中,早就知道陈亮并不知晓苏妍现状,却装作惊讶的说:「我还以为你是喜欢调戏兄弟的老婆呢。」
  「我……」陈亮还没有从苏妍和王胖的关係走出来,却被夏语冰一连的质问。
  夏语冰嘴角轻轻露出一丝微笑,妩媚的说道:「我比不上苏妍吗?你不想要我吗?」
  「不是,我想要你……」
  「你想要我怎么样?」
  「我……」
  「或许,你可以把我当做苏妍,苏妍能帮你做的,我也……可以,只要你说出来……」夏语冰的纤细的手指在陈亮的裸露的鸡巴上,似乎在唤醒着肉棒里面的灵魂。
  可是,陈亮的鸡巴,就真的像睡着了一般。
  夏语冰舔了舔舌头,轻轻咬着嘴唇,如果陈亮真的要求自己像苏烟那样,难道自己真的要就像苏妍那样,当着自己老公将头埋到陈亮的胯间,将那根吓坏的宝贝含入嘴中。
  陈亮吞了下口水,再次四周张望了下。
  「你和苏妍不一样」 陈亮终于下了决心,牵住夏语冰的小手。
  「哪里不一样?」
  「苏妍是懵懂的青春……」
  「哦?」夏语冰疑惑了,「那我呢?」
  「我可能真的喜欢你。」陈亮一脸严肃含情脉脉看着夏语冰说道。
  夏语冰被陈亮看得一脸发毛,抽回了手。
  「明白了。」夏语冰就像一个初恋的小女孩,心却又乱了。
  「那我先走了……」陈亮穿上裤子。
  陈亮见夏语冰没有说话,依依不捨的看了夏语冰一眼,说道:「莫海该来了。」
  「好吧,这次就放过你吧,这次你实验不合格哦。下次再这样,我真要考虑换人了。」夏语冰回过神来,笑着说道。
  等陈亮的身影也慢慢远去了,夏语冰看着包里面刚被挂断的电话,陷入了沉思。
  
  「你真没看见我吗?还要人家叫你几声,你才看见我来~哼~」
  「对不起,可能晚上光线不好,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
  「来参加陈亮的同学会呀,陈亮不是和赵娅婷分手了吗?陈亮的高中暗恋对象也来了,陈亮觉得没面子,就求我假扮下他女朋友。」夏语冰轻描淡写的说道,眼神却不断瞟着莫海。
  「你答应了?」莫海一直看着前方,一边开车,一边随意的回答道,似乎并没有怎么在意。
  「恩。」
  车上,夏语冰和莫海都陷入了沉默,似乎两人都有话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老公,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呀,干嘛这么问?」
  夏语冰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伸手往莫海的裤裆里面伸了过去,在莫海的裤裆上抚摸着。
  果然,已经硬了。
  「怎么了?」
  「没什么,想你了,老公。」
  又是一阵沉默。
  「莫海,想要我给你口吗?」夏语冰突然说道。
  「额?」莫海错愕的看着夏语冰。
  「莫海,你想要陈亮的女朋友给你口吗?」夏语冰再次说道。
  「好呀。」莫海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
  莫海心想:这是一种补偿吗?
  夏语冰的嘴角轻轻翘了起来,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眼前的莫海似乎陌生了起来。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81048/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