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我真不是重生啊】 第四章 宋拒霜 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四章 宋拒霜 下

翌日。

一大早宋清平便起床在餐厅看起了新送来的报纸,脸上的倦容虽然很明显,但
喜气同样隐藏不住,翻阅完《中华日报》头版的评论员文章后便问身边的美
妇:「霜儿和小欢还没起床吗?叫她们来吃早餐啊!」

「小欢昨天喝那么多酒,你以为和你个老酒鬼一样啊,让他多睡一会儿。」罗
云霞虽然人坐在餐厅,可脸上却是盖着一张面膜,从洞中翻出两个白眼不屑的
回道。旁人不清楚宋清平这个鲁东省人对儿子的执念,她这个结髮夫妻还不知
晓吗?可她在生宋拒霜时就大出血,险些母女双亡,宋清平对她的疼爱压过了
对儿子的渴望,便再也没提过二胎。

宋拒霜出去读大学硕士的几年里,宋清平甚至生起过从堂兄弟那过继一个儿子
的封建想法,只是再三权衡后才作罢。如今天公作美,高欢不仅是他们老两口
唯一女儿的救命恩人,还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要不是上个月正属他从省长升
任省委书记的关键时刻,宋清平肯定比她还急着来见高欢。

「唉,小霞,你说我们劝小欢改姓怎么样?小欢还有个叔叔,要不今天在鹏城
的时候你去探探?」宋清平放下报纸满眼放光的问道,毫无一丝省部级大员的
威严。罗云霞又好气又好笑的嗔道:「昨儿才收下这个乾儿子,今天就让他改
姓,小欢心里怎么想?等过了年再说呗!」

「可,可是……」宋清平捏捏诺诺居然把话噎了回去。在中原省政坛出了名的
“铁血省长”宋清平在外威风凛凛气势逼人,可在小快十岁的老婆面前是个不
折不扣的妻管严。

说到宋清平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年宋清平是从部队转业的基层民警,穷小子出
身的他邂逅了帝都罗家大小姐的罗云霞,不知给这位千金大小姐灌了什么迷魂
药,才十八岁的罗云霞铁了心的要嫁给他。在罗家上下一片的反对声中,罗云
霞比他还勇敢,主动怀上他的孩子以示非他不嫁的决心。罗家为了豪门的风化
脸面,才捏着鼻子认了宋清平这个女婿。

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帝都罗家因为几次站队失误势力大减,往日辉煌成了过
眼云烟,罗家第二代嫡系子弟中混的最好的如今不过是一个地市的市委书记,
而几乎没怎么接受过罗家扶持的宋清平却一路平步青云,四十出头就成为省部
级高官,47岁主政中原省,如今才五十二,便成为了中原省委书记,重点还是
当今天子的嫡系门生。

服务生正上早茶的时候,昨儿在别墅门口等待宋拒霜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威风堂
堂的胖子在宋清平秘书的带领下进入了餐厅,正是鹏城的两位父母官:市委书
记马国平与市长萧建业。

「书记早上好,罗厅早上好。」

再威猛的老虎在巨龙面前也得是小猫,常年主政地方威严范十足的萧建业此时
慈眉善目的跟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沖两位打招呼。见外人来了,罗云霞点了
点头,对宋清平说道:「我去看看小欢和霜儿起了没。」

「书记您满脸倦容是昨儿没休息好吗?要不您再补一会觉,现在还早呢。」却
是新任鹏城市委书记马国平敏锐的观察到宋清平的黑眼圈有些重,露出比亲爹
进了ICU还关切心疼的表情,看的一旁的萧建业内心一阵作呕。

萧建业也是憋屈的狠,他可是和宋清平同岁。宋清平主政中原省才五年,他可
是当了八年的鹏城市市长了。他是土生土长的鹏城本地派,四十多岁时当上了
市长是抱住了时任中原省省委副书记的大腿,然而他的老大人早早就调任去了
其他省份,他一个本地派在省里关係薄弱只能勉强维持住自己的位置,对市委
书记的宝座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想着有一天多年媳媳妇熬成婆。

这次换届怎么都该当一次一把手了吧,可是没想到还没上任省委书记的宋清平
就直接把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马国平送到了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简直欺人太
甚!要知道就算是一般的省委副秘书长空降到地方也是从市长坐起,关键这姓
马的下来前还只是副厅级别的副秘书长,连省政府二管家都算不上!

可就算宋清平欺人太甚又能如何,姓马的只会溜鬚拍马又如何?萧建业同样
“痛心疾首”的应和道:「是啊,宋书记您对自己太严苛了,今天行程不多,
您多休息一会吧!」

「还是不了。」宋清平也没招呼他们两,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开始夹着点心边吃
边神色严峻的摇了摇头,「鹏城是中原省面积最大的地市,然而历来是最穷的
市。如今三农问题越发严峻,不多亲眼看看我不放心呐。」

「书记,自从您三年前给鹏城做了规划后,鹏城老百姓的生活已经翻了几番
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农村考察,乡亲们呐都想念“黑脸省长”呢!」马国平
一直是宋清平的贴心人,眼疾手快的给宋清平亲自盛了一碗辣汤,连一旁伺候
的服务生都没来得及反应。他还顺手麻溜的把甜粥煲的盖子盖上,罗姐喜欢甜
口。

「还是不够。三年之内,我要鹏城下属所有的县都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建业同
志,国平,你们有没有信心能做的到?」

一个是建业同志,一个是国平,亲疏之分毕露无疑。萧建业的心中涌起浓浓的
酸水,知道您偏心,履新后第一个视察的地市就是给亲信来站岗的,可也别偏
心成这样啊!

「保证完成任务!」但是萧建业却蹭的站了起来给宋清平敬了一个军礼,仿佛
领了军令状的军人。军伍出身的宋清平特别偏爱有军人气质的干部在中原省政
坛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只是萧敬业的大肚子和满脸的肥肉配上军礼,怎么看
怎么显得滑稽。

「是,书记!」暗恨被一旁死胖子抢了先的马国平也连忙放下手中的汤勺,板
板正正的行了一礼。

宋清平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这只是私下闲聊而已,没必要废太多口舌,反正
专心致志的吃起早点。他压根没有招呼二人一起吃的意图,这倒不是他傲慢。
而是早早身居高位的他很清楚,不管马国平和萧建业吃没吃,他开口招呼才是
给他们找不自在。

他正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已经穿戴打扮整齐的罗云霞也进来了。她还没坐
下,马国平又以服务生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给她盛好了偏爱的甜粥。

「两个孩子都没睡醒,一会让小王吩咐招待所一句给她们备着早点,我们先出
发吧。」罗云霞淡淡的沖宋清平说道。她今天可是也有行程的。

刚刚萧建业那声罗厅还真没白叫,她一直在文化部门挂着闲职,随着宋清平的
职务一直提升,她的闲职级别也蹭蹭水涨船高,宋清平还是省长的时候她便挂
着文化厅的副厅级巡视员。哪怕她常年病假很少去文化厅上班,但是文化厅的
头头脑脑都把她当祖宗一样供着。这不,上个月宋清平交接完毕成功升任省委
书记,文化厅厅长几乎是哭着喊着求“罗姐”和他换车,把厅里最新的高配奥
迪A6L和文化厅一号牌照一起硬塞给了她。

这次宋清平下来考察她为了找高欢跟了下来,为了避免闲话,她也找了个考察
鹏城市文化市场的名义,至于今天是元旦,放假第一天?省委书记夫人下来考
察你们想放假?那就放一辈子的假吧。

两个孩子?宋书记不是只有一个独生女吗?萧建业脑海里犯迷糊的时候马国平
则是心思灵敏的转了起来。他可是宋清平嫡系贴心人,知晓上个月宋大小姐的
落水一事,就连高欢的很多个人资料都是经他手搜罗递到宋清平手中的。昨天
宋清平一家宴请高欢他都是知情人。

说实在的他真没觉得宋清平贵为省委书记却要郑重其事的宴请一个複读生是小
题大作,在他这个政客眼里,高欢救了的何止是宋大小姐一条命,而是宋清平
的政治性命!想一想,最高大会过去还没多久,宋清平接任省委书记的关键时
期,省长千金开着一辆保时捷911落水身亡了,这是怎么都压不下来的天大祸
事,哪怕他接任省委书记是板上钉钉了,无数有心人都能把这个板子给硬生生
掰折喽。

然而宴请之后还留他过夜,还是罗云霞口中的“两个孩子”,这份亲昵度有点
过了吧?不过也不枉昨儿他那么殷勤的递过自己的私人名片过去。他瞥了眼身
旁看似癡肥如猪实则心细无比的搭档,不由感慨这条线得栓紧喽!

—–

餐厅里两位正厅级高官心中波澜起伏,一楼随员休息室内宋拒霜的心底也不平
静。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散碎的光斑落在她仅穿着一条内裤的
娇躯上,有一种暖暖的灼热感。

可再怎么都比不上脸上的火辣滚烫。刚刚母亲在门口呼喊小欢时便已经把她吵
醒,她才发现她居然在小欢怀里睡着了,而且还是几乎赤裸的状态。

昨晚的记忆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本来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喂高欢喝水,可
被醉醺醺的高欢突然单手拉到了床上锁在了怀里。又羞又怕的她本想挣脱起
身,可那熟悉的温暖的怀抱让她一下失去了所有力气,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对高
欢的怀抱是那么的依恋嚮往。

「宋拒霜啊,这不是你一个月以来失眠时最渴望的东西吗……」宋拒霜一回想
起过去整整一个月的噩梦,身子便更不想起身,反而将自己的娇躯跟男人健壮
的身体贴的更紧。睡梦中的高欢脸上并没有旁人初见时所觉得的兇神恶煞,反
而有几分少年稚气。这个看似成熟稳重的大男孩也才十八岁罢了。宋拒霜想着
想着就爱怜地用玉葱般的手指抚摸高欢的脸颊,摸着摸着自己睡着了。

可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滴酒未沾的宋拒霜仿佛才是宿醉后的人,
记忆都是碎片。她想起昨天半夜因为太热加上身上的毛衣咯人,自己迷迷糊糊
的从高欢怀中不知羞的脱掉了衣服,身上只留内衣。而她那巴掌大布片却价值
好几千的名贵bra却是被睡梦中不老实的小欢的大手撑爆了,然后被随手丢
弃。

宋拒霜这才低头看去,高欢的大手正死死的盖在她傲人的丰硕雪乳上,娇嫩白
皙的乳肉上一片红印子,不知道昨天夜里被捏的多狠。小欢睡着了,怎么这么
坏……

「嗯~啊,啊,霜姐,你怎么在这?」高欢的声音在宋拒霜耳边响起,让她如遭
雷亟,满脸的红晕变成了惨白,却是连忙转身对向高欢。

「小欢,,,,我,昨天你醉的太厉害一直要喝水,我,我就一直给你喂,倒
水,不知不觉睡着了。这……」宋拒霜这辈子都没这么结巴过,她还在想着怎
么解释她身上是光着的时候,突然看到近距离的好弟弟脸上露出邪痞的坏笑。

「霜姐,我还想喝水!」

一颗芳心着地又升空直入九天云霄的宋拒霜五味杂陈,可脸比刚醒时还要发
烫,又害羞昨天的所有羞人动作高欢居然都记得,又生气这个坏胚子居刚刚居
然还调戏她让她担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轻浮看不起自己。二十四岁的宋拒霜头
一次羞恼的开始“打人”,小拳头不住的往高欢健壮的胸膛砸去。

「姐……」,高欢磁性的声音又响起,霜姐却变成了更亲近的姐。他把小女儿
般羞恼的宋拒霜死死的锁住,两人肌肤尽可能的相贴。清醒意识下的宋拒霜却
没有拒绝,反而又老老实实的任由坏小欢把她抱着。

「姐,我好心疼你。」高欢的声音充满了真切的心疼熨贴,让宋拒霜有些疑
惑,却听到下面的话后彻底呆住了。

「姐你昨天夜里做噩梦了,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你死死的抓住我,说小欢别
走,别把我一个人丢在水下,别走。」

「姐你知道吗,我不仅没想笑,还特别心疼。」高欢此时的声音都已经“梗
咽”了,「你一个省长千金,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珠,你该值得这个世界最
大程度的温柔,却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苦难。」

「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开始后怕了,我就在想,假如那天我没有经过那儿,
是不是上帝就提前召唤回了他最疼爱的天使……」

高欢的眼泪落在了宋拒霜光滑的后背上,本该冰凉的眼泪却无比炽热。宋拒霜
的声音同样带着哭声,明明她是创后应激反应者,此时却反过来安慰高欢:
「小欢,别哭了,别哭了,你带的我也想哭了……你不是把姐救上来了吗?姐
以后不会再怕了……」

「姐,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高欢孩子气一般的喊道,格外激动。

「嗯,姐也永远不会离开小欢……」宋拒霜又感动又爱怜的回应道,整个人仿
佛融化成了一汪春水,想永远的缠绕着高欢健硕的身体,再也不离开。

YES!高欢的眼泪说停就停,宋拒霜背后也没有长眼看到高欢脸上此时得意的表
情。高欢倒真没说谎,他昨夜起夜时确实被宋拒霜死死的拉住不让离开。刚刚
那一番话不过是为了先发制人盖过自己那不老实的大手,然后故意提起了假如
自己不在会有什么后果,用一种惯用的pua小手段再度告诉宋拒霜一遍他是她
的恩人……

只是,这效果好的出奇,以至于高欢不想继续“扮嫩装蠢”才能佔便宜了。这
干姐姐那么单纯,弟弟不坏一点想吃肉得猴年马月?

「姐,我还想喝水!」高欢鬆开了宋拒霜,再度一脸坏笑的看着双眼朦胧的美
人。宋拒霜脸上闪过一丝娇羞,嗔恼的瞪了高欢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的起床拿
起床头的水杯走到了茶几面前接水。

昨儿在外面宋拒霜穿的太厚,在餐厅又因为有宋清平夫妇在高欢没法仔细打
量,如今宋拒霜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内裤,高欢这才发现自己水中救起的好姐
姐身材有多霸道。

继承了父亲良好基因的宋拒霜身高高挑,得有个173-175,两条玉腿修长结实
无一丝赘肉,而原本就出色的翘臀与豪乳在蜂腰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夸张,明明
是二十四的花样年华大女生,身材却有了熟妇的既视感。

宋拒霜顶着高欢赤裸的眼神端着水杯回到了床边。女生都是敏感的,对男人停
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清二楚。可一向讨厌男人猥琐眼神甚至连男朋友的猪哥
相都厌恶不已的宋拒霜不仅不讨厌高欢刚刚那犹如实质的打量,甚至还有写欢
喜和对自己性感身材的骄傲!

「给!」宋拒霜伸手把水杯递给了高欢,她是很想本着脸说出这个字的,可是
怎么都生气认真不起来。而斜靠着的高欢却“卖萌”般的眨巴眨巴着大眼睛,
那么粗旷兇狠的大脸卖起萌来别提有多吓人了,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宋拒霜只
觉得好笑甚至还没忍住笑出了声。

「小坏蛋。」宋拒霜娇羞着嗔恼了一声,可始终敌不过高欢的不要脸,含了一
口水后如临大敌般紧张的慢慢挪了过去。她似乎忘了几个月前男朋友表白那
晚,她是怎么一把推开想要索吻的男友的。

如今清醒的高欢哪有这个耐性等下去,直接一把把宋拒霜拉回了怀里,大嘴闪
电般的吻下去。等宋拒霜回过神,她温润的双唇被高欢肆意品尝,小嘴里也被
一只舌头钻进来兴风作浪,至于那口水,不知道被谁咽进去了。

这次可是两人都清醒状态下的嘴对嘴,但宋拒霜一点都讨厌高欢的蛮横动作。
小贝齿轻而易举的被粗鲁的大舌头撬开,温热有力的舌头在她嘴中不断欺负自
己的小香舌,卷走无数香津,可她居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被征服的迷醉感。

良久之后高欢才鬆开宋拒霜,面若桃花的她小嘴儿都有些肿胀了,她半是埋怨
半是害羞的嗔道:「现在小坏蛋满意了吧!」

「嗯嗯,喝完了继续补觉,困死了!」高欢也不知羞,哈哈大笑之后翻了个身
又躺下,依然把宋拒霜抱在怀里。

「补觉就补觉,拉着我干嘛……」很想责备干弟弟的不要脸的姐姐怎么都说不
出口埋怨的话,自己却还扭了扭屁股,娇躯和坏弟弟贴的更紧了。

一只火热的大手又贴上了自己坚挺滑腻的玉乳,仿佛带着魔力的大手上下左右
来回不断的抚摸着每一寸乳肉,那种触感让宋拒霜着迷的时候察觉到了丝丝危
险,可却让人甘愿沉沦其中。如今是清醒状态,她明明该坚决的斥责小欢不能
这么流氓,可没一会迷离的眼眸中都带着雾气了。

「姐,哈佛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网上说的那样都是万中无一的精英与天才?」
高欢梦呓般朦胧的声音响起,似乎真就是有些困却一下睡不着想找人聊天一般
的感觉。

宋拒霜定了定心神,将注意力从敏感的胸前收回:「哈佛啊,全是精英不错,
可并不是都是天才。」

「为什么啊?」高欢手上的动作都没停过,甚至问这句话时还揪住了一个樱桃
般的小乳头轻轻往外扯,哪经历过这种体验的宋拒霜心一下就飞出去了,一股
电流沖向了全身,酥麻微痛的感觉竟是快感,让她有些沉溺其中,又忘了“责
备”坏弟弟。

「因为光凭天才是无法进入哈佛的。美国的阶层固化极为严重,只有精英的子
女才能接受高端教育,从而继续成为精英。」过了很久宋拒霜才收拢回了心
神,回答了高欢上一个问题,然而此时自己的一只雪乳已经在高欢的大手中跟
被揉麵团一样变换着各种形状了。

「姐你好棒。那你的男朋友也是这样的精英吗?」高欢这次的问题让宋拒霜有
点排斥,她似乎是在心底不想在高欢面前提起自己名义上的男友,还是在如今
这种情况下。可出于对这个干弟弟的无限溺爱,她想了想,平淡的回答道:
「他则是少有的能凭着自己努力进入哈佛的天才了吧。他靠在清华四年拿的所
有奖学金出了国,在哈佛边上学边兼职工作,还没毕业就取得了高盛,摩根等
巨头的offer。可他一心只想回国,更是想在公家工作。」

那tm肯定知道你老子是省长了呗!干掉这个凤凰男似乎一点难度都没有。高欢
在心底里打了个哈欠,手上换了一只奶子把玩,更是直接换了话题,「姐,那
你现在在哪上班啊?」

「我想创业,可爸爸想让我进入国企……」

男女感情方面纯洁的跟一张白纸一样的宋拒霜哪是高欢这个有着多年猎豔经验
的老手的对手,明明只是感觉在和小欢闲聊,却不知自己的兴趣喜恶三观全被
高欢套了过去。提到三观方面时会觉得和小欢竟如此高度的契合;聊到对世界
的认知时发现小欢时有着无比成熟透彻的剖析,又时而有着充满孩子气的幼稚
言论,让她又佩服又想着以姐姐的身份引导他往正确的方向长大,让她觉得时
间过的贼快……

就是这样聊天的姿态太羞人了,而小欢这个小坏蛋怎么还没玩过……宋拒霜低
头看到自己雪乳已经完全通红,脑海中竟先浮现的是对高欢如此癡迷她乳房的
洋洋自得,然后才觉得有伤风化,可转念一想,据心理学研究表明,对乳房癡
迷的男人都缺乏母爱有着恋母情节,小欢打小就没了母亲……

宋拒霜心中再度被无限怜爱充满的时候玉手突然碰到了一个火热坚硬的棍状物
体。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高欢的大手按着她的小手揉搓了一会她才豁
然惊醒,触电般的连忙缩回小手并直接坐了起来。

「姐,我好难受……」

高欢这一句先发制人的话配上那可怜巴巴的表情一下把她嘴巴封住了。宋拒霜
无比为难的看着高欢,明明该声色俱厉的斥责高欢怎么能有如此过分的想法,
他们如今可是姐弟啊;就算不是姐弟,那小欢也不能这么下流,用女孩子的手
去碰那儿吧,这太猥琐太败坏在女孩子心中的形象了;就算她不会因此厌恶小
欢,只是,只是她可不是不知廉耻的女人,怎么会给自己的干弟弟做
handjob……

高欢压根不清楚他啥都没说宋拒霜脑海里的戒备提防就自己自欺欺人的一重重
变弱,直至只剩下处女的害羞以及不知道怎么开始的生涩。高欢还纳闷呢,这
愿不愿意下一步给个准话啊,无论宋拒霜拒绝还是答应他都想好了应对方案,
可是这沉默不语是什么情况……这要是一般女人他早就强A上去了,可哪怕百
分百肯定他把宋拒霜好感差不多刷满了,但是架不住人家有个省委书记的老爹
啊!

假如有一天宋清平发现他的宝贝女儿被刚认得乾儿子破处了,那他是打骂亲生
女儿还是把狼心狗肺的“乾儿子”拉到军分区打靶呢!一想到这高欢不由抖个
机灵,胯下那活比他还识趣的瞬间萎了。高欢正在想怎么圆过这尴尬的氛围
时,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

一接通是小胖子火急火燎的声音:「欢啊,快出来中午一起吃饭啊,熊仔东仔
都在,赶紧搞个网吧包间,今天元旦不提前都找不到位置的。还有那啥,蒹葭
突然也回来了,中午一起吃饭,你个逼注意点别tm乱说啥啊!」

狗日的小胖子这电话还真及时。高欢嗯嗯两声后挂上了电话对依然沉默纠结的
宋拒霜说道:「姐,我同桌找我去玩,就你昨天见到的那个小胖子。我和他们
约好的,我……」

「没事,你去吧。」宋拒霜终于结束了神游天外般的状态,一颗上下不定的心
也落下来了,竟这样不顾自己接近全光的状态起身去衣柜拿高欢昨儿被服务生
脱下的衣服,竟打算帮高欢穿衣服的架势。

高欢连忙拒绝了她,拿着内衣走进了浴室,草草的沖了一遍出来后发现宋拒霜
已经穿上了裤子和毛衣,只是昨夜被他故意撕破的bra还在地毯上。

「姐,乾爹乾妈今天就回肥城了吗?」和前世兄弟见面很重要,但是新认的乾
爹乾妈同样重要,高欢肯定是要问一下他们的动向的。

「爸爸妈妈今天就回肥城了。」宋拒霜点了点头,「没事,小欢你去找朋友玩
吧。我会和爸爸妈妈说的,毕竟元旦假期就三天,你很快也就开学了。」

啧,难不成要在和前世兄弟与乾爹乾妈之间做个取捨?高欢开始头疼起来了,
老爹老妈怎么看管小胖子的,这元旦第一天就让他逮着机会跑出来了?按理说
是该老老实实等着乾爹乾妈回来跟他们回肥城继续加深感情才对,可他也捨不
得这次与熊仔东仔接触的机会啊。

更何况还有蒹葭……

「姐姐不走,我才不捨得这么快就离开小欢呢。」宋拒霜帮高欢理了理卫衣的
领子,轻柔但无比坚定的说道。

「我也捨不得离开姐。」高欢着实被感动到了,再度抱住了宋拒霜,「我好喜
欢姐。」

「好了,去玩吧。小坏蛋,晚上不许和同学再喝酒了,要不然姐姐可不会去接
你!」听到高欢的话宋拒霜仿佛心里吃了蜜一样甜,又胡思乱想到自己怎么像
是叮嘱外出丈夫的妻子。不,不是,顽皮的弟弟出去玩姐姐也会叮嘱的……

高欢却皱了皱眉头,「姐,乾爹乾妈走了我们就别在这了。」他掏出钥匙放在
了宋拒霜的手心,「姐你下午直接去我家等我吧。我有了姐姐,家里终于不再
是一个人了。」

「嗯!」宋拒霜把手心的钥匙攥的死死的,谁都不能把它夺走一般。高欢给她
发了地址后正準备出门,却听见身后传来宋拒霜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

「小欢,晚上,你教我怎么给你那个好不好……」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8104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