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沦陷在狗鸡巴下的美母(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DLeader0000
2020/10/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兽交一直就挺冷门的,在第一章下笔前我就因为评论可能会少的问题犹豫了
很久才下笔,也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这样才会让更多的读者看到。希望能在评
论裏看到大家对兽交体位的想法,我也很久没看兽交类的东西类,对兽交体位没
太多想法。在计划中只会有上中下三章,原本计划熟女双飞不一定会写了,没太
大激情。

================================

  「妈妈,昨天发生的事要不要告诉爸爸啊?」

  「不行,小峰,爸爸这么忙就不要麻烦他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乖一点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那,我们能不能把大黑狗送回去?或者寄养到别人家裏?」

  「哎呀,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小峰!杨姐拜托的事我们怎么可以放手不管呢?
况且,妈妈会保护你的!不要再提这事了,明白吗!」

  妈妈变了,她真的好奇怪,从来都很明事理的妈妈只要提到大黑狗的事情就
会变得蛮不讲理,只要明眼人都知道大黑狗留在家中只会是个祸害,它的存在只
会破坏我们家的感情与羁绊!无论我以什么理由将大黑狗提前赶出我家,妈妈都
毅然决然地拒绝,坚持要将大黑狗留在家裏。

  我真的忍无可忍,这股气又不敢发在大黑狗身上,只能郁闷地对妈妈说道:
「好啦,我知道了,我去学习了。」

  眼不见为凈,我只能回房间学习,把注意力从妈妈和大黑狗身上移开。

  在我身后看着我离开的妈妈只是叹了口气,很快就整理好心情,端着她精心
準备的食物放在大黑狗面前,如一小娇妻般静静坐在一旁欣赏着大黑狗狼吞虎咽
的吃相,温柔说道:「好煮仁,你可要多吃点哦!吃饱了,才有力气肏你的母狗
哦!」

  话一说出口,妈妈整个脸都红了,她偷偷瞄向大黑狗胯下的狗鸡巴,好大!
讨厌,还没勃起就这么大了,勃起之后还得了,不好,骚穴又想要了……

  她又往我房间看了一眼,也不管我听不听得见,掩耳盗铃地说道:「小峰,
妈妈今天困了,先回房休息了。」

  ⋯⋯

  书桌上摆满了学习资料,我没有丝毫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看着书上的白色
纸张,出现在脑海裏的却不是知识,而是妈妈白花花的大屁股。

  想到这裏,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昨天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裸露的肥臀,那
是和我幻想过无数次的圣地。我敢断言,就是那些天生丽质的火辣洋妞都比不上
妈妈分毫,要知道,妈妈可不止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她更是展现着东方美人的柔
美。

  要是能摸一摸,舔一舔妈妈的大屁股就好了!就是玩一辈子,我都绝不会腻
的!

  想到这裏,我的鸡儿已经梆硬无比,但是妈妈被大黑狗强奸的事实却又一次
出现在我脑海裏,把我对妈妈的大屁股所有的幻想毁了。

  是的,那根通红的狗鸡巴粗鲁地在妈妈珍贵的阴道裏抽插,它的胯部撞击着
妈妈的肥臀,把白皙的肌肤撞得红彤彤的,更是在我出生的子宫射下了浓稠的狗
精液。昨日的一切历历在目,我的情绪立刻低落下来,可裆部撑起的帐篷却没有
下降的意思。

  我烦闷地在抽屉裏拿出以前从浴室偷来的属于妈妈的原味内裤,情不自禁地
将内裤的裆部位置放在鼻间吸闻,可惜的是,时隔多日上面已经没有妈妈的体香
和淫水骚味,只剩无趣的木屑味。

  唉,看样子只能去浴室碰碰运气了……

  磨蹭了这么久,也到了十点半,我这才发现客厅的灯已经关上。摸着黑溜进
浴室,我在承放衣物的篮筐中找到了期待的内裤,手中的触感湿漉漉的,怎么回
事,怎么一股狗的口水味!操,这狗什么时候还把我妈妈的内裤都舔湿了!他这
样天天发情,要不是我们自家的狗,我一定把它阉了!真的是,这恶狗来我们家
后,我就总是这么倒霉,想拿着妈妈的内裤配菜都不行!

  我只能把沾满狗口水的内裤放了回去,失落地离开浴室,也没有了撸管的动
力。

  「汪!汪!」

  一阵轻轻的狗叫声从妈妈房间传来。

  不对啊,每天夜晚妈妈都会把大黑狗锁在家门旁,大黑狗是没有可能溜出来
的。

  我带着疑问摸到妈妈的房间门口,房门没有合拢,柔和的床头灯灯光从缝隙
间照射出来。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双手撑床,跪在床上,高高撅起她的大屁股。
硕大的巨乳向下垂着,褐色的乳头在昏黄的灯光下诱人可口,随着她身体的晃动,
两个如大木瓜般的乳房也跟着晃动。然而,一只黝黑的大狗正压在如此美好的胴
体上,它疯狂晃动着自己的腰部,通红的狗鸡巴在粉嫩的阴道裏进进出出,肏得
女人呻吟不断,淫水四溅!

  是妈妈!她怎么又和大黑狗搞在了一起!我震惊地看着妈妈的身姿,此时的
她就如一条母狗,和大黑狗做着最原始的交配!

  「啊,啊啊啊,好煮仁,好舒服,啊啊啊,肏死我了,嗯,啊啊啊,不行,
你肏得好厉害,啊啊啊,肉壁都要被你肏烂了,啊啊啊,啊,继续,啊啊,肏死
我,啊啊啊,我要离不开煮仁的大鸡巴了,啊,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妈
妈舒服地呻吟着,她的语气裏只有对狗鸡巴的喜爱与依恋,没有丝毫的不悦。她
俏丽脸庞因快感而泛起红晕,眉头微皱,眼神裏却流露着喜悦,红润的双唇微微
张开,嘴角带着笑意。

  这真的是我的妈妈吗!我只看出了她与大黑狗交配的喜悦,完全不像是为了
保护我,羞辱地臣服在狗鸡巴下。不过,如此状态下的妈妈却散发着淫蕩的美感,
那是我在平日的生活裏完全无法看到的!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看癡
了。

  「嗷呜,呜,呜……」低沈的狗叫声从大黑狗的嘴中发了出来,它粘稠的口
水从嘴角流了出来,滴在妈妈的玉背上,硕大健壮的身躯压在妈妈身上,将她姣
好的胴体遮掩住。妈妈身上的体香正在一点点地染成了大黑狗的气味,她作为一
个母亲,一个妻子的身份也在渐渐退去,美好的躯壳中只剩下对交配的渴望。

  在快感和压力下,原本扶着床头的妈妈忍不住将上半身压在了床上,枕在枕
头上的她却忽然侧过头来,看向了我的方向,正巧和我双目对视!

  「啊!」妈妈忽然高声惊呼道,她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疏忽,
又让自己的儿子看见了自己与大黑狗做爱的画面!她眼中的欲望都被吓走了大半,
假作镇定地颤颤巍巍说道;「小峰,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影响了学习怎么办?」

  我真没想到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
吗?她可是在和一只狗偷情做爱诶!还是在她和爸爸恩爱的卧室内!怎么,她还
反倒是质疑我来了?

  胸口怀着一股闷气,我也没有再管那么多,站在门边将门推开,质问道:
「妈妈,我只是去上个厕所,看你没关灯就来看看情况!」

  「啊,啊啊啊,哦,是这样啊,那你快去睡吧!妈妈,马上,啊,马上也睡
了,啊啊啊啊……」妈妈正常的话语逐渐被呻吟声占领,她依旧没有解释自己和
大黑狗的情况。

  我一时也急了,继续问道:「妈妈,为什么这只大黑狗会出现在……」

  还没等我说完,大黑狗忽然扭过头来,张开血盆大口,对我兇狠地吼道:
「汪,汪汪!」

  它仿佛成为了家裏的主人,对我忽然的闯入感到不满,又或者是感受到我对
妈妈的恶劣态度,维护着它的私有母狗。无论如何,我被它吓到了,竟忍不住退
了半步,语气也没有之前强硬,软弱地说道:「妈妈,为什么这只大黑狗会出现
在你的卧室裏……」

  「好煮仁,啊,不要管我儿子,啊,啊啊,你消消气啊,我的阴道随便你怎
么玩,啊啊,你消消气,啊,对,不要理他,好好肏我,嗯,对,就是这样,啊,
啊啊……」妈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我这个儿子放置在一边,第一时间侧
过上半身,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大黑狗的脑袋,安抚着它的情绪。

  「妈妈,你,你在说什么,你究竟在干什么!」我吃惊地轻声问道。

  妈妈的脸上充满了不耐烦,她解释道:「小峰,你能不能乖一点,没看到我
在帮煮仁解决生理需求吗!要是它没满足,又来咬你了怎么办?刚刚煮仁就是因
为你过来,才不开心了,现在好了,妈妈还得多花时间陪煮仁!」

  此时的大黑狗变动了姿势。一人一狗,一个跪在床头,一个站在床尾,屁股
对着屁股,只有那根狗鸡巴连接着彼此的肉体。妈妈的神情又一次被情欲覆盖,
她乖巧地保持着跪爬的姿势,看起来与母狗无疑!

  「可是,明明可以把它锁起来的,以前也是这样。」我没想到妈妈语气这么
强硬,弱弱地问道。

  「哎呀,你这小孩长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妈妈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你能
不能现在就给我去乖乖睡觉?我帮大黑狗发泄,就是在保护你!」妈妈眉头紧皱,
对我愈发得不满。她开始怀疑自己对自己儿子的教育,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完全
就像个娘炮!真是的,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刚刚都要高潮了,被他气得
没了感觉……

  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抽插的大黑狗,配合着晃动自己的肥臀,感受着狗鸡巴
在阴道内抽插的快感,再一次进入了状态,找回了做母狗的感觉。

  这时我才看到,妈妈白皙的大屁股早就被大黑狗撞得通红,就如熟透的蜜桃
一般。我忽然想到自己儿时被打屁股的模样,那股狠劲是无法和大黑狗相比的。

  「我,我……」我语无伦次,也不知道自己该走该留。

  「嗯,啊啊啊,好棒,嗯,煮仁,啊啊,你的大鸡巴好舒服,啊,嗯?小峰,
还要我请你出去吗?嗯,啊啊,啊,出去的时候,把门关好!」妈妈都懒得正眼
看我,沈迷在与大黑狗的交配中,没有心思继续解释自己和大黑狗肏穴的理由。

  我只能郁闷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一人一狗,不巧和大黑狗的眼睛对上了,在它
的眼神裏我读出了嘲讽与不屑。

  操!这狗可真成精了,要不是我妈妈看在杨姨的面子上不愿意惩罚你,我肯
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我的厉害!我在心中狠狠说道,这才无奈地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的我自然是不可能睡得着觉的,满脑子都是妈妈和大黑狗。

  妈妈究竟在干什么!她那样子根本就不对劲!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心甘情愿
地和大黑狗做爱!不,她就是为了我,为了保护我才牺牲自己的肉体的!我紧闭
着双眼,以妈妈给予的理由欺骗着自己,即便自己也为这个理由感到荒谬无比。

  家裏的隔音不太好,隔壁主卧室裏妈妈动人的呻吟声还能隐隐听到。妈妈在
快感下的俏丽面容浮现在我脑海中,阴茎本能地硬起来,我只能听着妈妈的呻吟
声,想象着她泛红的脸颊,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或许是想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与愤怒,我不知道射出了多少次精液,仿佛是
想把这些精液射进妈妈的体内,将妈妈子宫裏的狗精液排挤得一干二凈。迷迷糊
糊中,我昏睡过去,即便在梦中,大黑狗依旧压在我亲爱的妈妈身上,一次又一
次地抽插……

  现实比起梦境并没有差多少,我这个儿子的出现在妈妈心中就如同一点水花
滴在湖面,仅仅蕩起片刻的波澜便回归了平静。或者说,与大黑狗疯狂交配的妈
妈此时已经被波涛汹涌的快感毁去了理智,并不在意自己儿子的感受,更不在意
自己的选择会对美好家庭做出多么严重的破坏。

  她只是顺从自己本能地扭动屁股,享受着每一次与大黑狗的碰撞,感受着发
自内心的喜悦。

  「啊,啊啊啊,煮仁,你肏得好厉害,啊啊啊,我跟不上你,啊啊啊,嗯,
好舒服,这样好舒服,啊啊啊,这个姿势好有感觉,嗯,啊啊,不行,太舒服了,
感觉,嗯,感觉要上瘾了,啊啊啊……」妈妈忘情地娇喘着,沈浸在快感中的她
这才发现自己正面对着她与丈夫的结婚照。

  结婚照上的二人郎才女貌,女人穿着纯洁白凈的婚纱,男人穿着黑色整洁的
西装,二人十指紧握在一起,宣誓着爱与忠诚的戒指格外亮眼。他们的眼神裏充
满了对未来的展望,幸福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双眼迷离地看着照片上的自己,那时的她在所有人的祝福下走进婚姻的殿
堂,相信着自己的一切都是属于丈夫,而自己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太过幼稚可笑了,家庭并不能给我带来真正的快乐,
丈夫也不能给我所需要的依靠!妈妈的目光移向了婚纱照上的丈夫,与丈夫的目
光对视着,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啊!小鸡巴老公,你独守空房的老婆现在正在被一只大黑狗肏得不能自已
诶!而你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工作工作工作!哈哈哈,也是你活该,谁叫煮仁的
鸡巴这么大,性爱能力又这么强呢?只要是个女人,都会被它的霸道征服!想想
它的狗鸡巴把我阴道撑到胀疼的满足感,想想它把我压在底下的压迫感,那是我
从未在你身上感受过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对不起,不,没什么对不起的,我本来
就属于煮仁,我本来就是大黑狗的交配对象,一只母狗而已!我只不过是被蒙骗
了双眼错误选择了你罢了!

  想到这裏,妈妈感觉浑身一轻,肆意地呻吟,似乎是想向邻居宣告着自己全
新的身份,「啊啊啊,煮仁,我要做你的母狗,做你的发泄玩具,啊啊啊,请煮
仁,啊啊啊,随意肏弄母狗的母狗骚穴,啊啊啊,对,就这样,啊啊啊啊啊,不
行,啊,蝴蝶结,啊啊,进来了,啊,煮仁要射了吗?射,啊啊,请射母狗的子
宫裏,母狗要给你生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狗鸡巴顶开了妈妈的子宫口,比起狗鸡巴还要粗大的蝴蝶结塞进妈妈
的阴道内,狭窄的阴道口紧紧贴合着蝴蝶结,被夸张得撑大撑成一个圆形。直到
现在,妈妈都没能适应蝴蝶结的进入,她痛苦地哀嚎,却强忍着无与伦比的胀疼
感。这是大黑狗交配的本能,也是它对自己母狗的掌控欲望,迫使在自己鸡巴下
的母狗无法逃脱,迫使母狗的子宫接受自己强大的精液。

  很快,妈妈能感觉到体内狗鸡巴的颤抖,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撞击在敏感
的子宫裏,烫得她嗷嗷直叫。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就如同灌水的气球迅速地
撑大,还没过多久就已经彻底灌满,可是挤开子宫口的龟头马眼处还在源源不断
地喷射着精液。

  大黑狗的霸道强硬让她毫无抵抗地接受这一切,她只觉得自己在做一只母狗
理所应当的职责,理所应当地承受着强烈的灼伤感和胀疼感。妈妈的精神上没有
丝毫的痛苦,她享受着精液兇猛的沖击,享受着自己的公狗强大的性爱能力。连
带着肉体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她已经在大黑狗的肏弄下高潮过数次,而此一次与
大黑狗心有灵犀地双双高潮才是最为强烈的!

  「啊啊啊,煮仁,你,啊啊啊,你真的好厉害,嗷,不行了,高潮了,啊啊
啊,好舒服,啊啊啊啊,煮仁射这么多,在母狗体内,真的会,会怀孕的,啊啊
啊,母狗想要煮仁的精液,想要,啊,想要给煮仁生孩子,啊,想……」妈妈娇
媚的呻吟越来越低,她无力地躺在属于自己和老公的大床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疯狂性爱后的汗水打湿了床单,而做爱的男主角却不是自己的老公,黏糊糊
的感觉没能让妈妈感到不适,她迷迷糊糊地感叹道:「要是真能怀孕就好了……」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大黑狗才抽出软软的狗鸡巴,拖着晶莹剔透的通红狗鸡
巴,自顾自地跳下床走了出去。

  妈妈跪坐在空蕩蕩的卧室内,无论死背后的结婚照,还是屋内一成不变的摆
设,都让她发自内心的厌恶和膈应。她迷恋地看着大黑狗离去的方向,明明饑渴
的肉体已经得到满足,心中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答案其实很简单,她希望能在这不清不楚的肉体关系上做出改变,甩掉名为
家庭的枷锁。

  没过多久,大黑狗回来了。

  妈妈看清了他嘴中吊着的物品,那是属于大黑狗的黑皮项圈。她笑了,昏暗
的夜晚仿佛都被她甜美的笑容点亮。

  ……

  「小峰,小峰,该起床了,再不起床,太阳可要晒屁屁了哦!」妈妈甜美的
声音把我从梦中唤醒,一睁开眼便是妈妈绝美的面孔,配上正好的阳光,还有些
发懵的我立刻就看癡了。

  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在上升,渐渐耳朵都烫红了。别看昨晚撸了
那么多次,妈妈的气息让我本能地起了身体反应。偏偏就在这时,一个柔软的玉
手搭在了我支起的帐篷上,很快伸进我的裤子内抓住了勃起的鸡巴,轻轻撸动着
勃起的鸡巴。

  是妈妈!是妈妈在摸我的鸡巴!天吶,我是在做梦吗?

  一时间,我分不清眼前发生的一切会不会是一场美梦?或者,昨夜目睹的一
切又只是一场噩梦而已?无论如何,在妈妈玉手的抚摸下,阴茎已经兴奋地硬到
了最大,射过多次精液的下体都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妈妈,你在干嘛?」我颤颤巍巍地询问道。

  妈妈笑盈盈地看着我,温柔说道:「昨天晚上妈妈不小心兇了你,就想给你
消消气嘛!我的好小峰,妈妈帮你撸撸鸡巴,能不能原谅妈妈?」

  「这,这……」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我对家庭的认知,爸爸妈妈并
不开放,他们都会刻意地回避性这方面的话题。可是这一次,妈妈却说出了不可
思议的提议,她主动要求帮自己的儿子解决性欲!毫无疑问的是,我对妈妈的幻
想中就包括妈妈帮我温柔地撸管!

  可幻想成为现实的此刻,我却犹豫了。只要我同意了这个提议,我们母子之
间的亲情就失去了原本的色彩,妈妈也不再是妈妈,而是一个女人。

  话语卡在嘴裏许久,我最终还是没能管住欲望,说道:「嗯!」

  妈妈微微一笑,款款坐在床沿,熟练地脱去我的裤子,用芊芊玉手上下撸动
着我的鸡巴。

  这时候,我才发现妈妈穿着一身黑色蕾丝的超短吊带睡裙。想想上次见到这
件睡裙,还是妈妈半夜出来喝水的时候。当时她感受到我的注视,立刻就走回了
房间。因为这件暴露的睡裙是夫妻性生活的调剂品,专门穿给我爸爸看,用来挑
拨爸爸的兴致的。

  怎么今天妈妈突然穿上了这件情趣睡裙?难道是爸爸回来了?不对啊,还要
过几天才是爸爸出差结束的日子!难道她是穿给我看的?

  说回这件睡裙,简直就是为妈妈量身定做的,将她所有的美好都展现出来。
纯黑的颜色选择衬托着妈妈肌肤的雪白,吊带的设计和裙子的长度将妈妈的香肩
和修长美腿展现出来,让人忍不住就往美好的地方看去。

  诶?为什么妈妈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好像
是那个用来锁住大黑狗的项圈!不可能吧,这一定只是个装饰品,绝不可能是大
黑狗的项圈!妈妈又有什么理由带上一个属于家养犬的项圈呢!

  这时,妈妈很自然地俯下身子,将秀发撩到一边的耳朵后面,我可以清晰地
欣赏到妈妈娇美的侧颜,还能看到吊带边诱人夸张的乳房线条,这么一看,妈妈
的乳房真的太大了,不知道一只手能不能将其抓住!

  正当我胡思乱想着,一丝晶莹剔透的唾液从妈妈的红唇滴落下来,精準地落
在我的龟头上。在唾液的润滑下,我的鸡巴很快就有了感觉,还没撸动多久,我
就在妈妈的掌心裏射了精。

  「妈妈,不好意思,我没忍住……」我害羞地说道,真的太丢脸了,连一分
钟都没能撑过去,还是在我最爱的妈妈面前!

  妈妈没有立刻回复我,她看着手上清淡的精液出神。片刻后,她隐藏住眼中
的轻蔑,笑着对我道:「没关系,小峰还是个孩子,没必要憋着,那样伤身体。」

  「嗯。」妈妈温柔的安慰让我找回了一丝以往的感觉。

  妈妈话音一转,带着几分妩媚地说道:「我的好小峰,以后想不想要妈妈帮
你,帮你撸啊?」

  「想,当然想!」我脱口而出,享受过妈妈伺候的我不可能对以往的撸管提
起半点兴趣。

  「嘻嘻,不过呢,妈妈不是没有要求的!」妈妈缓缓说道。

  她的眼睛笑得瞇成了缝,故意和我靠得很近,近得我都可以看到宽大领口的
乳沟,我情不自禁地陷入在妈妈的美色中,吞吞吐吐地问道:「什么,什么要求?」

  「你以后得帮妈妈在爸爸面前保守秘密哦!妈妈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妈妈已
经不爱你的爸爸了,妈妈决定将自己的全身心就交给主人!」妈妈面色如常地说
出了惊人的事实。

  「妈妈你在说什么?」还没等妈妈说完,我惊恐地质疑道,「主人?煮仁!
你在说那只大黑狗吗!」

  「就是这样的,妈妈在主人的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那是你爸爸完
全无法给予我的!在主人面前,你那个小鸡巴爸爸什么也不是!」妈妈解释道。

  从她幸福的神情裏,我看到了一个陷入热恋中失去理智的女人,这恐怕是她
和爸爸交往至今都未成流露过的。我认真地看着妈妈,只希望能从她的眼神裏看
到一丝虚假,只希望这一切只是妈妈编织的笑话,可惜,我什么也没等到。

  「妈妈,煮仁只是一条狗!你是个人啊!你是疯了吗!爸爸怎么办,我怎么
办,整个家庭怎么办?」我大声质问道,试图用自己的话语把她喊清醒。

  「小峰,你这样就不乖了啊!」妈妈眉头微皱,似乎没想到唯唯诺诺的儿子
感顶撞自己,她语气冷了下来,「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你们这一家小鸡巴
废物能给我带来什么,什么也没有!可是,主人可以!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
只问你一点,你帮我瞒着你的小鸡巴爸爸,我就帮你解决性欲。当然,做爱是不
可能的,我的阴道是属于主人的,最多就像这样用手帮你撸。看你满床上的精液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那骯脏的想法?呵,鸡巴那么小,脾气还很大!」

  妈妈的话语把我说懵了,一时间无话可说。这时候我才明白,眼前的妈妈已
经不在是我熟悉的妈妈,她的肉体和灵魂在一次次与狗鸡巴的交配下被彻底征服。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选择一只狗!它真的就是一只狗啊!是那次我撞上的强
奸吗?要是那一次我能够勇敢地将大黑狗赶走,一切都会不一样?我发现了,我
深爱着妈妈,即便发生了如此绝望的事情,我却对妈妈生不起丝毫的恨意,只有
为自己的懦弱与无能感到无尽的懊悔与自责。

  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裏打转,颤颤巍巍地说道:「嗯,我愿意。」

  比起妈妈沦陷为大黑狗的禁脔,我更怕失去妈妈,即便这样是对爸爸的欺骗
和背叛。

  妈妈得到了答案,乌黑的脸上拨云见日,她随意地把手上的精液抹在床上,
丢下一句话就走出了卧室,「早饭已经做好了,你自己吃。」

  随后,我便听到了客厅裏妈妈撒娇的话语:「讨厌,主人你又来了,大早上
才射过一次,又想要了呀!哎呦,啊,不要这样舔人家的骚穴,痒,啊,主人,
我们去沙发上肏好不好?」

  「汪!汪!汪!」

  「不,啊啊,不要这么性急嘛,啊啊啊,啊,鸡巴进来了,啊,啊啊啊啊,
好舒服,啊,主人好好肏母狗,啊,你好厉害,啊,吃了母狗做的饭,啊啊啊,
是不是特别有力气肏母狗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逐渐娇媚的呻吟声愈发地高昂,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随之而来。她们又
在做爱了,不,是大黑狗与母狗的交配。

  这两天目睹的交配过程中,妈妈是否是被迫为之,我并不知道,也不愿意去
思索。我害怕妈妈对我的保护都只是谎言,那么,妈妈从一开就只是一个渴望性
爱的蕩妇。

  我痛苦地抓着头发,还是假作镇定地走出了房间。此时的妈妈已经衣冠不整,
超短的裙子撩到腰间露出白花花的屁股,两个巨乳从两侧露了出来,随着身上大
黑狗的抽插,乳肉和臀肉蕩起浪花。她就这样跪在大厅裏,还没来得及走到沙发
上,被大黑狗就地正法。

  和昨夜我所看到的一样,又或者说不一样。一样的是,我最爱的妈妈再一次
被大黑狗压在身下,我却无能为力。不一样的是,妈妈已经丢下了作为妈妈和人
的羞耻与自尊,放任自己的情欲支配自己的身体,在自己儿子面前如一只母狗承
受着大黑狗兇猛粗鲁的沖击,享受着原始交配的快感。

  是呢,我也是自作多情,妈妈穿上性感的情趣内衣怎么想都不是穿给我看的,
她只是单纯地为了图方便,方便自己随时随地都能和大黑狗做爱罢了!

  我郁闷地坐到餐桌上,这才看到桌上凉透的饭菜,以及属于大黑狗的饲料碗,
那是原本应该放在地上的饲料碗。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7928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