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极品家丁之花开并蒂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京城萧府,某夜。

  自从萧玉霜来到京城后,萧玉若的闺房就被妹妹布置得充满了少女气息,风情旖旎。

  此刻,屋中内室,那张见证了许多云雨风流的合欢床上,正静静地躺着一男一女。

  男子眉头微皱,全身赤裸,肩膀和胸膛露出锦被,皮肤微黑。一位长髮披肩,眉眼含情的俏美佳人正卧在他的胸口,玉手在他的胸膛上来回抚摸。

  「唉,青璇说和我在玉佛寺相见,直到此刻我也未寻得她一丝音讯,也不知她现在身在何方,又为何一定要七月初七才与我在那里相会。」「嗯……也许青璇小姐有她的苦衷吧……我想老天爷不会眼睁睁看你们良人生离,你和青璇小姐……终会有相见的一天的。」男子闻言感激地一笑,俯下头来寻那女子的唇。女子眼波蕩漾,慢慢合上双眼,任男子轻轻吻上自己的樱唇,轻启檀口,放男子那灵活的舌头进来,挑逗着自己的小香舌,享受着那浓浓的温情和略带眩晕的幸福感。

  良久唇分。

  「玉若,能得到你,真是我林三三生有幸。我在此对天起誓——一生一世绝不负你,若违此誓……」佳人玉手轻擡,轻轻掩住他的嘴,「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的……」此二人正是林三和萧玉若。

  两人默默地深情对视着,渐渐地,一丝红霞爬上萧玉若的俏脸,那仿佛能融化钢铁的炽热眼神向林三发出无声的邀请。

  「呵呵……」林三是花丛老手,如何不知道美人已经动情,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挑逗她道,「又想要了?咱们这样冷落了玉霜可不好,要不我去把她也叫过来,咱们三人大被同眠如何?」林三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竟然还没尝过姐妹花同床狭戏的香豔阵仗,想起玉霜那紧凑销魂的粉红性器,越想越觉得兴奋,他本是戏言,现在却有些真想这麽做了。

  想罢林三坐起身来,作势要穿衣起床,想要寻玉霜来玩一次姐妹双飞的好戏。

  「啊——」听了林三大被同眠的要求,萧玉若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麽,脸色微微一变,立马出口掩饰道,「去你的!我才不做那等羞人的事情,你这色狼,要找玉霜你自去寻她,我可不奉陪!」心中却在暗想,『这时候可千万不能让他去玉霜房中,要不然……不行,一定要阻止他。』「只是你若此刻离开,今后也别进我的房中了,哼!」萧玉若赌气似的别过身子去,小嘴轻嘟着,露出罕见的娇俏神态。她的心中却在暗暗着急,『快来劝我,快来哄我,快点回来……』看到萧玉若难得地露出轻嗔薄怒的娇美模样,林三也有些心动神摇,一时起意的荒唐想法也立马打消了。他连忙躺回床上,扳过萧玉若的身子温言抚慰,「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我只是说说罢了,别和我置气。」一边说着好话,一边两指轻撚她的乳头,开始轻抚萧玉若身体的敏感地带,立马让萧玉若红霞满面,气喘吁吁了。

  「讨厌……拿开你的髒手……不,不要乱动……」萧玉若扭动着身子,似乎在躲避林三的挑逗又像在欲拒还迎。心中却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拦住了林三的行动。

  林三嘿嘿一笑,俯下身子,下体再次勃然挺立的大蛇轻车熟路地找到那流水潺潺的风流洞,在萧玉若一声娇呼中一捅而入,直捣黄龙。

  屋中顿时响起阵阵娇喘,合欢大床也开始抗议一般「咯吱咯吱」地叫唤起来。

  也许林三做梦也想不到,身下这个与自己灵肉合一,曲意逢迎的女子,却瞒着自己使他另一个心爱的女子,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承欢。

  同一时间,与萧玉若闺房相对的一间厢房里,一位身材娇小,四肢纤细的娇俏少女正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小小的乳房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握在手中揉捏搓动。

  翘挺洁白的小屁股微微撅起,股沟中,一根红彤彤的粗大肉棒正一下下地消失在她臀间的粉红裂缝里,「啪啪」地有力撞击着她的臀部,溅起一片片晶莹的春水。

  让她随着插入的动作一下下昂起俏脸,小樱唇里漏出一声声清脆的呻吟。

  「啊……啊……小穴好热呀,壮牛哥哥……用力些,再用力些……玉霜好舒服……哥哥你好棒,唔唔……啊……」在她背后挥汗如雨地耕耘着的,是一位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壮汉,他带着癡迷的目光看着身前像一只小牝犬一样扭动呻吟的俏美少女,下体毫不留情地一下下抽插着,想要带给她更大的快乐。

  「啊……来了,要来了……玉霜要来了……射给我,射到玉霜肚子里吧……啊……哥哥……」少女被插得头晕目眩,渐渐要达到高潮了,口中开始胡乱呻吟起来。

  听到身前女子如泣如诉的声音,男子只觉得兴奋感无以複加,腰间一阵麻痒。

  他加速挺动着下体,更加迅速地猛烈抽插,疯狂地摩擦撞击着少女娇嫩的肉穴,将身前的少女送上了无边的高潮,在她高声娇呼中抵住她的花心射出一波波浓烈的阳精。

  「啊~壮牛哥哥……全,全部射进来了……好烫……」少女感受着花蕊中被灌得满满的全是滚烫精液,仿佛心房也被充满了一般。

  她星眸半闭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壮男。那楚楚动人的娇媚神情让男子几乎鼻血喷涌,一把楼紧她的身子疯狂地亲吻着。

  「咯咯……痒痒,讨厌,别亲那里……啊……」感受着男子对自己的癡迷,她也有些暖意充盈心间,默默地承受着男子略显粗鲁的动作。

  「林三他……今晚会在姐姐房中过夜呢……壮牛哥哥,今晚抱着玉霜睡吧。」「遵命,我的小公主。」激情的云雨过后,便是温柔地抚慰,娇小的少女钻进壮汉宽大的胸膛里,小脑袋蹭了蹭,渐渐地进入甜美的梦乡。

  一夜温柔旖旎,天光大亮。林三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已经起身,正在梳妆台前慵懒梳妆的萧玉若,他舒心地一笑,也坐起身来。

  刚刚盘起发髻的萧玉若转眼看到爱郎已经醒来,朝他柔柔地一笑,受过一夜浇灌的俏佳人眼角溢出满满的都是柔媚的风情。

  她坐到床边,纤手轻动,为林三穿衣整理,还端来一盆清水为他洗漱。一切準备停当,林三哥衣衫整齐,精神抖擞,现出「天下第一丁」的气派模样。

  看着叱咤商场,精明强干,身娇肉贵的萧家大小姐温柔贤淑地为自己整理衣衫,林三心中柔情和豪情喷薄而出——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玉若……」「嗯……」两人深情对视半晌,轻轻地吻别,林三便待出门上朝去。虽然自己不怎麽把权势放在眼中,不过皇帝老儿可是仙儿和青璇的老爹,那个甯王老是挤兑他老丈人,他也得打起精神来帮帮自己的泰山大人,「我……我要走了……」「去吧,别让皇上等你……嗯……今天晚上你能来吗?我……我为你準备了一些好东西……」「哦?」林三有些好奇,「是什麽?」「嘻嘻,保密。」在情郎的面前,萧玉若越来越像妹妹一样,时常现出小女子的神态。

  「哼哼,大小姐也跟我玩这一出。」林三有些好笑,他心电急转,大小姐会有什麽东西能够让他感兴趣呢?无非是香豔脂粉阵,销魂美人窟。他大概知道是什麽了,也不说破,「好好,林三我今天天塌下来也会赶回来,怎敢辜负大小姐一片深情。」「贫嘴。」萧玉若向他甜甜一笑,为他理了理衣襟,便送他出门了。

  在府中行走的二人遇到了早起的萧玉霜,她正一蹦一跳地向姐姐房中走来。

  她今日身着一身橘黄色的连身长裙,发间还别着一根花蝴蝶造型的发簪。头髮梳成两团环形的朝天髻,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看到二小姐越发地娇豔美丽,林三心中大感快慰。他微微一笑,拥上乳燕投怀一般惊喜地扑过来的萧玉霜,轻轻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萧玉霜埋首他的胸前,癡迷地吸了一口情郎身上的男人味道,便拉着林三谈笑起来。

  「坏人,你又厚此薄彼!」她撅起小樱唇,「和姐姐整晚欢爱却让玉霜一个人孤零零的独守空闺……」「玉霜!」见妹妹开始口没遮拦,萧玉若羞红了脸嗔怪她道,「你怎生如此没羞没臊!」「哈哈,是我的不是。今日一定补偿二小姐。」林三哈哈一乐,在萧玉霜的俏脸上亲了一口,又逗引得二女一阵阵娇呼嗔怒,便在无比的满足中与二女依依惜别,步出了萧府。

  等林三一走,萧玉若转身对妹妹心有余悸地说,「玉霜,你也太大胆了。昨天林三他到萧府来,你怎麽也敢叫萧壮去你房里!」「有什麽关係嘛,反正坏人是去你房中,又不是来找玉霜的……」萧玉霜嘟着嘴,拉着姐姐的手臂,二人一起慢慢踱步。

  「你知道麽,他昨天晚上差点就……想去你房中叫你来一起胡闹呢。」想到自己曾和妹妹一起宽衣解带,同床服侍过府中的一个下人,萧玉若也有些脸红。

  虽然最初是被妹妹「陷害」而被强暴,不过后来自己也就半推半就地迷失在那种快感中了。但是事后想想自己在妹妹面前袒胸露乳,她还是芳心暗羞,也就拒绝了好几次萧壮想姐妹同床而欢的请求。

  「啊!」听到昨晚差点被林三捉奸,萧玉霜的小脸都吓白了。

  「还好我反应快,把他拦下了,要让他知道你和那笨牛勾勾搭搭,可就什麽都完了!」想起萧壮那根雄伟的大家伙,萧玉若也有些心旌轻摇。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她定了定神,板起脸来训着妹妹,「现在知道怕了吗?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尤其是林三在的时候,你再和他胡闹下去,到时候东窗事发可怎麽办?」「呜呜,姐姐就知道训人家……」萧玉霜可怜兮兮地看着姐姐,「那坏人十次来倒有八次是去姐姐房中过夜,人家心里不好受嘛……」「那是林三心疼你,不想你小小年纪就沈溺房事,他说这样会影响你的……身体发育……」想了想林三当时的话,萧玉若似懂非懂地把这个词搬了出来。

  「好了好了,玉霜知晓了。」萧玉霜搂着姐姐的手臂摇着,撒娇道,「以后林三来的时候玉霜忍着不找壮牛哥哥就是了……」「你这丫头……」萧玉若拿她这个妹妹可真没什麽办法,一旦玉霜撒娇,她就只能偃旗息鼓了。

  姐妹两一边走一边说,这一对娇豔的姐妹花娇声谈笑的情景,引来了萧府中早起干活的下人们集体的注目。那些年轻的家丁眼睛都看直了,傻傻地张着嘴口水淅沥沥地流下,都忘了向两位小姐见礼了。

  注意到周围男人们的目光,萧玉若心中有些不喜,她皱了皱眉,轻咳一声,惊醒了那些看傻了的男僕们。萧玉霜倒是觉得十分有趣,看到大家都被自己和姐姐的美貌勾住了魂,她对着姐姐嘻嘻一笑,引来了姐姐的一阵白眼。

  「见过两位小姐……」「大小姐早,二小姐早……」被萧玉若带着习惯性威严的目光一扫,晃过神来的家丁们心中一凛,纷纷低头向两位小姐请安,萧玉若向众人微微一点头,带着女主人的威严气势,拉着妹妹走回了后院厢房。

  「姐姐,我想去京华学院进学。」房间里,萧玉霜向姐姐提出了一个考虑了很久的想法。

  「啊?为什麽?」萧玉若惊讶地看着妹妹,觉得很突然。

  「玉霜觉得自己好没用,不能帮上姐姐和坏人的忙,只会闯祸……所以我想去学学算术经策,将来能够帮姐姐打理好萧府和……林府的大小事务呀。」萧玉霜坚定地说出自己的志愿。

  萧玉若劝诫了几句,见妹妹心意已决,虽然有些心疼妹妹,怕她在外吃苦,却也为妹妹逐渐懂事感到欣慰,想想让妹妹出外求学,也许顺带着能分散她的兴趣,防止她整天沈溺在男女之事中,便点头同意了。思想起到时候和林三说说,以他那开明的性格,一定不会反对玉霜进学的要求。

  姐妹两又閑聊了几句,说了些闺房的私话。最后在萧玉若的嗔怪中,萧玉霜娇笑着,如小燕子般翩然飞出姐姐的房间。萧玉若看着妹妹欢快的背影,轻轻一歎,便翻起桌案上的账册,开始处理萧家的商事。

  「壮牛哥早。」「壮牛哥今天气色真好。」在萧府下人们的问候声中,虎背熊腰的副管家萧壮昂首挺胸,向他们一一回礼,一片欢乐的气氛中,他交代好府中的琐碎事宜,便离开了下人们的视线。

  他在萧府中巡视了一圈,将萧府各处的大小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便已经天光大亮,太阳高升。

  想起昨天晚上又被小公主「召见侍寝」,萧壮直感觉神清气爽,满面红光,仿佛空气都比平时清新。

  渐渐地,他的脚步来到后院的墙外,想起那里还有另一位「大公主」,他的心中又是一阵搔痒。但是那位大公主可不像小公主那样好说话,而且也没有小公主对自己的那般依恋之情,没有她的许可,自己可不敢随意招惹。

  犹豫再三,萧壮心中微微一歎,还是不敢造次,转身準备离去。却不想正在此时,他眼角一扫,便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后院里走出,正和自己的目光撞上。

  「萧伶!」来者正是以前的觉吟和尚,今日的「夫人禁脔」萧伶。

  萧伶看到他也是微微一怔,勉强一笑,便想绕过萧壮,径直离去。

  「慢着!」萧壮看到他一脸憔悴,面现忧郁,觉得很疑惑。能够得到金陵第一美妇萧夫人的垂青,和她夜夜欢好,这是连皇上都欲求而不得的殊荣。这个假和尚为什麽好像闷闷不乐呢?萧壮一下子勾起了好奇心,决定拉住他问个缘由。

  「萧伶,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在这萧府,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怎麽样,聊聊吧?」萧壮一把手拉住萧伶的袖子问道。

  「有……有什麽好聊的。」萧伶满脸戒备想挣脱他,小身板却拗不过萧壮蒲扇大的巴掌。

  「诶,谁说没什麽好聊的,别忘了,咱们两的处境可是很相似呢,呵呵,恐怕整个萧府再也没有比我们两聊得来的人了。」萧壮微微一笑,他虽然五大三粗,肚子里墨水不多,却并不愚笨,知道该怎样打开萧伶的心防。

  萧伶听了这话想了想,倒的确好似如此。便停止挣扎,任萧壮拉他去自己的住处。

  在萧壮的小屋里,两人对坐而谈。在萧壮扮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之后,萧伶几经犹豫,还是将这几个月的生活经曆缓缓道来。

  他本是受师祖师父那些淫僧教诲才行差踏错,误入歧途,本质上还是个聪明伶俐心智不坏的孩子。这几个月被萧夫人那浓浓的母性柔情所感动,再加上林三那次果断出手,将至空一干人等一网打尽的雷霆手段的震慑,他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幡然悔悟,再也兴不起作恶的心思,只一心一意服侍萧夫人。

  萧夫人的无边魅力和恩威并施的手段,让萧伶服服帖帖,深陷其中,不敢有丝毫的二心。端茶倒水,揉肩拿背,像伺候皇太后似的伺候萧夫人。

  而萧夫人也十分聪慧,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也从没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

  每当萧伶满头大汗地努力学习如何帮她穿衣梳妆,揉捏按摩时,她也投桃报李,一句温柔地安慰,一记满怀熟女风情的香吻,还有晚上在床上的配合,让萧伶苦在其中却更是乐在其中。

  只是……时间一长,渐渐地,萧伶便有些苦闷无人可倾诉。

  他毕竟还是个未发育完全的孩子,虽然早熟一些,阳具比之同龄的孩子早发育了几年,但始终阳气未足。而萧夫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是天生性慾旺盛的体质,本来十余年来强自压抑着慾望也勉强地撑过来了,却阴错阳差被小和尚一朝误采花心,从此食髓知味,夜夜都离不开男女之欢。

  过了最初无比销魂的一个月,旦旦而伐的损耗让小和尚有些吃不消了。近一个月来,每天晚上自己都有些隐隐的腰酸背痛,但却无法抵抗萧夫人的魅力。每次萧夫人将他叫进房中,他想找借口推脱「休息」时,萧夫人只要坐在床上轻轻撩开裙裾,露出一点点白花花的大腿,再秋波暗扫,口中发出轻轻的娇呼,他便立刻失去理智,火力全开,沖上床去将萧夫人按在身下大干特干。

  但每次事后他都会感到无比地虚脱,只是由于年纪尚轻,身板还能撑得住。

  只不过那种隐隐的体虚乏力之感,却日渐严重起来。长此以往,自己恐怕将会英年早逝。

  听了萧伶说了这些,萧壮顿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萧夫人那端庄优雅,略带威仪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萧夫人对他更有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在他心中,对萧夫人更是如同对母亲一般的敬重和孺慕。

  现在在萧伶的描述中,萧夫人却成了一个欲求不满,放浪形骸的欲女,他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殊不知,外表再清纯,再端庄的女性,面对自己最亲近的家人和爱人时,也无法端起那一副做给外人看的架子,而是会表现出自己最真实地慾望,那才是「爱」的表现。这也正是为什麽男人都喜欢「人前的贵妇,床上的蕩妇」了。

  当然,萧壮是不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他无法接受。

  「你胡说!夫人怎麽会是那种不知羞耻的女子!」萧壮一把抓住萧伶的衣襟,「一定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才让夫人变成那样!说,你是怎麽骗得夫人的身子和信任的?」被萧壮一抓,萧伶顿感压力山大,他连忙挥手錶示会从实招来,才让萧壮放开了自己。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心中暗骂,「真是个粗人!」,却不敢表现出来,想了一想,便将他勾搭上萧夫人的手段从头说起。

  当日,他通过结交萧府的下人来获取府中人的情报,知道庞副管家是一个好色而又贪小便宜的人。正好萧玉若派他来监视自己,正是送上门来的好同伙。他便主动出面,将驯服萧玉霜的计划告知老庞。老庞在萧家二十多年,一听到现在竟然有机会染指萧家的千金,想到能将昔日的主子骑在胯下予取予求,他心中涌起无比的淩辱慾望,马上和觉吟一拍即合。积极配合觉吟的计划,通过自己的职务之便,和觉吟勾结将萧玉霜控制住,肆意玩弄。

  而觉吟本想出面装好人,劝萧玉霜就范,却被萧玉霜一眼识破,骂了个狗血淋头。他本来对萧玉霜有过朦胧的好感,这下是因爱生恨,决定放手不管,任由老庞蹂躏她而袖手旁观。

  但他的心中却也十分不好受,在亲眼偷看完老庞第一次对萧玉霜实施暴行的那天夜晚,他本以为能够获得报複快感的心里却只有空虚和失落。他浑浑噩噩地走在萧府后院中,不知不觉却走到了萧夫人所住的东厢房外。

  当他的思想回到现实时,猛地擡头一看,发现自己走到了一间透出微微灯光的房间,房中还传出隐隐的水声。

  他好奇地戳破窗户纸,向内窥探一下,立马被室内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房中放置着一具大浴桶,水汽蒸腾,一具白皙的丰腴女体正沈浸其中。

  完美无瑕的秀美脸庞,头上高高盘起的发髻让她显出几分成熟的风情。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肤如凝脂,腰若约素。胸前那高高耸起的挺翘酥乳,只露出一半在水面上,却已是无比的诱人,再配上浴桶中氤氲变幻的水汽,看起来宛如巫山神女一般。

  这样的绝美妇人沐浴的美景让觉吟的眼珠连转都不会转了。他的视线随着房中妇人纤纤玉手轻轻搓洗身子的动作而无意识地扫动,一丝口水也不知不觉地从嘴角流出。

  「嗯……啊……相公,啊……君怡好想你,你好狠的心,抛下君怡一个人……嗯……」正静静欣赏着屋中美妇人沐浴的觉吟突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他瞪大眼睛,发现美妇人轻咬嘴角,一丝红霞爬上脸庞。她一手抚上胸前,缓缓揉捏着她那无比丰满的乳房,另一手在水下微微活动着,带动她的全身轻轻扭动,水面也蕩起一阵阵水波。

  「这,这是……」觉吟有些发愣,他自然一眼就看出屋中的美妇正在自慰。

  一瞬间,她优雅的身影变得无比魅惑,口中轻轻发出动听婉转的呻吟,让觉吟感到脸上一阵湿润,他随手一抹,居然是鼻血喷涌而出。

  他擦了擦鼻间的血,静静地看着屋中妇人渐渐激烈起来的动作,只觉得小弟弟暴胀挺立,坚硬如铁。

  「这个女人是……是萧夫人……」他在萧府中的真实身份萧玉若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母亲。所以他这一个机灵讨喜的面目,又是肚中有货的僧人,也被萧夫人叫来讲过几次经。当时自己心神只在萧玉霜身上,却没有仔细观察萧夫人,没想到今日萧夫人却以这样的绝美娇媚的一副神态展现在自己眼前。

  他本因萧玉霜而乱的心,此时又被萧夫人的媚态引逗得渐渐失去理智。他悄悄褪下衣裤,脱下鞋,推了推屋子的大门。兴许是萧夫人想不到会有男人闯入萧府后院,门竟然没有锁起。他轻轻推开门,走近浴桶。萧夫人此时已经快要到了高潮的边缘,合起双眼,两手正激烈地安慰着自己寂寞的娇躯,口中咿呀呻吟着,浑然没有注意到小和尚正在渐渐靠近自己。

  「啊……相公,给我,君怡还要……再来,再来啊……」觉吟满脸兴奋的红光,鼻中喷着热气,猛地抓住浴桶的边缘,一下子跳进浴桶,搂住萧夫人纤细柔软的腰肢,小弟弟有如神助一般,一下子便找到了洞口,一捅而入。

  「啊!!!」正在高潮边缘徘徊的萧夫人突然被人抱住腰肢,哭泣蠕动的小穴被一个火热坚硬的肉棒捅入塞满,寂寞了十余年的小穴,一下子被无边地充足感填饱,穴腔被肉棒猛地摩擦一下,立刻花心大开,从来没有过的舒爽如惊天浪潮一般一波波地拍打在她的心房之上。她睁大美目,浑身僵硬着从穴腔里激烈地喷出一股股春水和阴精,花心疯狂地开合,欢呼着,哭泣着。

  身前美妇那丰满的巨乳,浑圆如满月的丰腴肥臀,连接其间的纤腰却堪堪一握。这完美妖娆的身材,柔若无骨的肌肤触感,让身后的男子再也无法忍耐住,开始钳住她的纤腰,上下摇动,让自己的下体一下下撞击她丰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7767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