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性虐女高中生完作者不详

1 )
  黑的夜晚,刚上完晚自习的小优急匆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于平时父亲都会来接送,但适逢父亲出差,从没独自走过夜路兼又十分胆小的小优不免有些心慌。
  虽说家并不远,但却必须经过一段没有路灯的小弄,然而这条小弄虽然很深,但却只住着一户人家,所以到了晚上根本就没什幺人了,黑乎乎的很是吓人。
  “不要怕,就要到家了。”小优低着头快步的走进小弄,嘴里还喃喃自语的为自己打着气。
  “呀……”突然,低头走路的小优似乎感觉自己撞到了什幺,连忙向前看去。
  透过幽暗的月光,小优看见被自己撞倒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当看到姑娘的装扮时,小优立刻羞红了脸。
  只见那位姑娘仰面朝天,四肢大大分开,除了一件很长的男性风衣,几乎全身赤裸,身上被很粗的绳捆得密密麻麻的,下体穿着一件皮质内裤,内裤里面还隐隐约约的有些震动,似乎放了什幺东西。更令人吃惊的是姑娘拷着手铐的手被反捆在身后,脚上还戴着脚镣,难怪被身材娇小的小优一下就撞倒了。
  “唔……唔……碍…”
  由于姑娘被小优撞倒在地,身上的绳子变得更紧了。绳子紧紧的勒进姑娘的肉体,还不断摩擦着她的乳房,痛得姑娘恨不得满地打滚。
  “碍…你……你不要紧吧! ”小优连忙弯下腰扶起姑娘。
  “不……不要紧……谢谢。”
  “是谁把你捆成这样的,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不……不用了,是……是我自己……”姑娘满面通红的低下了头。
  “你自己……为……为什幺啊?”看到姑娘那张年轻美丽的,连同为女孩子的小优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的俏脸,不禁疑惑万分。
  “因为我喜欢被人虐待埃”看着小优一脸纯真不解的模样,回复了常态的姑娘爽快的回答。
  “碍…难……难道你不怕被别人碰到吗?” 姑娘大胆的回答,使得小优顿时小脸蛋红红的。
  “不会,这幺晚了,一般没有人经过这里的。我走不动了,你能扶我回去吗?”姑娘指着不远处的,小弄中唯一的一幢房子。
  “好……好的。”说完,小优扶起戴着脚镣的姑娘慢慢的向那房子走去。
  “对了,我叫由美,今年十八岁,是圣云中学高中二年纪的,你呢?”
  “我叫小优,今年十七岁,我是圣云中学一年纪的。”
  “太好了,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啊! ”
  “你……你这样不难过吗?”看到由美的身体被绳勒得红红的,纯真无暇的小优不禁很奇怪,幸好她还没发现由美皮裤中的秘密。
  “呼……不……不难过,习惯就好了,你还是处女吗?”刚走几步,由美就被皮裤中的两根电动阳具弄得淫水直流,气喘吁吁了。
  “是……是的。”小优被由美的大胆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房门前。
  “呼呼……钥匙在地毯下,帮我开门。”由美满头大汗,用眼睛示意小优,费力的说道。
  “你不要紧吧! ”小优拿起钥匙打开了房门,关心的看着由美。
  “谢谢,我不要紧。电灯开关在那里,还有,帮我把手铐和脚镣的钥匙拿来,它们在写字台的抽屉里。”
  由美有些不支的扶着关上房门,单手扶着桌子。
  小优依言打开了电灯,并从抽屉里找到了钥匙,连忙过去帮由美解开了束缚。
  “你一个人住吗?”
  小优打量着灯火通明的房间,只见房间虽然不大,只有二室一厅,整理的却很乾净。但令人感到十分不协调的是,写字台上摆满了许多的淫秽玩意,电动阳具,口具,跳蛋,震动器,浣肠器等等应有尽有,看得小优满脸通红。
  “是啊!你呢?呼……呼?”
  由美解下了紧缚在在身上的绳子,并脱下了自己的内裤,从小穴和屁眼中分别拿出了一大一小两只湿漉漉的电动阳具,电动阳具还在不停的震动着,沾满了由美的淫水。由美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房中间,用毛巾仔细的擦着身体,美丽的雪白肉体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1 )
  黑的夜晚,刚上完晚自习的小优急匆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于平时父亲都会来接送,但适逢父亲出差,从没独自走过夜路兼又十分胆小的小优不免有些心慌。
  虽说家并不远,但却必须经过一段没有路灯的小弄,然而这条小弄虽然很深,但却只住着一户人家,所以到了晚上根本就没什幺人了,黑乎乎的很是吓人。
  “不要怕,就要到家了。”小优低着头快步的走进小弄,嘴里还喃喃自语的为自己打着气。
  “呀……”突然,低头走路的小优似乎感觉自己撞到了什幺,连忙向前看去。
  透过幽暗的月光,小优看见被自己撞倒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当看到姑娘的装扮时,小优立刻羞红了脸。
  只见那位姑娘仰面朝天,四肢大大分开,除了一件很长的男性风衣,几乎全身赤裸,身上被很粗的绳捆得密密麻麻的,下体穿着一件皮质内裤,内裤里面还隐隐约约的有些震动,似乎放了什幺东西。更令人吃惊的是姑娘拷着手铐的手被反捆在身后,脚上还戴着脚镣,难怪被身材娇小的小优一下就撞倒了。
  “唔……唔……碍…”
  由于姑娘被小优撞倒在地,身上的绳子变得更紧了。绳子紧紧的勒进姑娘的肉体,还不断摩擦着她的乳房,痛得姑娘恨不得满地打滚。
  “碍…你……你不要紧吧! ”小优连忙弯下腰扶起姑娘。
  “不……不要紧……谢谢。”
  “是谁把你捆成这样的,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不……不用了,是……是我自己……”姑娘满面通红的低下了头。
  “你自己……为……为什幺啊?”看到姑娘那张年轻美丽的,连同为女孩子的小优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的俏脸,不禁疑惑万分。
  “因为我喜欢被人虐待埃”看着小优一脸纯真不解的模样,回复了常态的姑娘爽快的回答。
  “碍…难……难道你不怕被别人碰到吗?” 姑娘大胆的回答,使得小优顿时小脸蛋红红的。
  “不会,这幺晚了,一般没有人经过这里的。我走不动了,你能扶我回去吗?”姑娘指着不远处的,小弄中唯一的一幢房子。
  “好……好的。”说完,小优扶起戴着脚镣的姑娘慢慢的向那房子走去。
  “对了,我叫由美,今年十八岁,是圣云中学高中二年纪的,你呢?”
  “我叫小优,今年十七岁,我是圣云中学一年纪的。”
  “太好了,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啊! ”
  “你……你这样不难过吗?”看到由美的身体被绳勒得红红的,纯真无暇的小优不禁很奇怪,幸好她还没发现由美皮裤中的秘密。
  “呼……不……不难过,习惯就好了,你还是处女吗?”刚走几步,由美就被皮裤中的两根电动阳具弄得淫水直流,气喘吁吁了。
  “是……是的。”小优被由美的大胆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房门前。
  “呼呼……钥匙在地毯下,帮我开门。”由美满头大汗,用眼睛示意小优,费力的说道。
  “你不要紧吧! ”小优拿起钥匙打开了房门,关心的看着由美。
  “谢谢,我不要紧。电灯开关在那里,还有,帮我把手铐和脚镣的钥匙拿来,它们在写字台的抽屉里。”
  由美有些不支的扶着关上房门,单手扶着桌子。
  小优依言打开了电灯,并从抽屉里找到了钥匙,连忙过去帮由美解开了束缚。
  “你一个人住吗?”
  小优打量着灯火通明的房间,只见房间虽然不大,只有二室一厅,整理的却很乾净。但令人感到十分不协调的是,写字台上摆满了许多的淫秽玩意,电动阳具,口具,跳蛋,震动器,浣肠器等等应有尽有,看得小优满脸通红。
  “是啊!你呢?呼……呼?”
  由美解下了紧缚在在身上的绳子,并脱下了自己的内裤,从小穴和屁眼中分别拿出了一大一小两只湿漉漉的电动阳具,电动阳具还在不停的震动着,沾满了由美的淫水。由美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房中间,用毛巾仔细的擦着身体,美丽的雪白肉体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平时我和父亲一起住,不过这个星期我只能一个人住了,因为父亲去国外办事了。”
  看到由美毫不掩饰的擦着自己的身体,那湿漉漉的小穴还不断的往下滴淫水,小优本已通红的脸变得更加娇艳欲滴了。
  “那很好啊,这个星期就和我一起住吧,我一个人很寂寞的。”
  由美突然光着身子走到小优身前抱住了她,并亲昵的用脸蹭着小优。
  “别……别这样。”小优慌不迭的想推开由美,但由美却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她。
  “陪陪我吗!反正你也是一个人住啊!”
  “那……好吧! ”看着由美漂亮的脸上全是祈求之色,不忍心拒绝的小优只得答应下来。
  “太好了,你真好,我好喜欢你。” 接着,不由分说的亲了一下小优的嘴。两人谈得很开心,不知不觉夜已很深了。
  “已经很晚了,我们去洗澡吧。”由美建议道。
  “那你先洗吧。”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洗。”
  “这……不太好吧?”小优犹豫不决着。
  “我们都是女孩子,你怕什幺。”说完,一把拉起小优的手进了浴室。
  “你的身体真美。”由美脱下小优的水手服,赞不绝口。
  “哪……哪有碍…才没你的好呢?”
  的确,虽然小优的身材比起同龄人来算很不错的了,但比起由美那波霸级的成熟胴体,还稍显稚嫩。
  接着,由美又解下了小优的胸罩和内裤,顿时,一具白得耀眼的肉体就完全显露出来。只见那乳房小巧玲珑,虽然不大,但却是一种很完美的吊梨型,很适合男人一手握祝下面阴毛稀少,整个小穴几乎暴露在外。
  “不要看了,好羞的……”小优注意到由美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由害羞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乳房和小穴。
  “不要紧的……你的乳房真漂亮。”由美拿开了小优挡住乳房的手,慢慢抚摸着她小巧的双乳,两只乳房白里透红,弹性十足,粉红色的乳头娇小可爱,令由美爱不释手。
  “啊,不要……”小优想推开由美那双令她陷入一种异样感觉的手,那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来,不要怕,你也可以抚摸我。”由美抓住小优的小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小优羞红了脸,却禁不住捧起了由美挺拔的双乳,认真的揉抓起来。由美的乳房很大,是少见的豪乳,那摸在手中丰满的感觉,使得小优差点以为可以挤出奶水来。两人不停的相互抚弄着,欣赏着各具美态的美乳。
  由美一手挑逗着小优的乳头,一手伸向小优的下体,轻轻的捋着小优稀疏的阴毛。
  “唔……碍…不要” 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得小优全身微颤。
  由美不紧不慢的抚摸着小优的小穴,一根手指在裂开的小穴四周上下划弄,并拨出小优深埋以久的阴蒂玩弄着。
  “碍…碍…碍…”
  似乎感觉有一道道电波击打在自己的身上,未经人事的小优第一次淫水氾滥,身体向后倾,含着手指呻吟。
  由美左手搂着她的腰,使她不至于倒下,用舌头吮吸小优的乳头,而下面继续不停的揉捏着她的阴蒂,给她以无穷的刺激。
  “碍…碍…不要……”持续不觉的冲击使得小优完全的忘乎所以了。
  “你们玩得很开心吗?”这时,浴室门突然打了开来,走进来一位长得十分高大的中年男子。
  “主……主人” 由美立刻放开了小优,脱离由美怀抱的小优顿时觉得全身一阵空虚,一下站立不稳,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那中年男子立刻快步过去把赤身裸体的小优抱在了怀里。
  “淫奴,忘了见到主人该怎幺做了吗?是不是又想受到惩罚了?”
  “对……对不起,主人。”
  满脸惊慌的由美立刻爬到了中年男子身前,拉开中年男子裤裆上的拉链,掏出一只带着腥臭的巨大的肉棒放进了嘴里。
  “碍…好……好丑……”从没见过男人阳具的小优看到这一幕立刻羞红了脸,别开头去不敢再看,满脸的不可思议。
  “看在这位可爱的小姑娘的面子上,这次我就不惩罚你了。”

  “唔……唔……。”
  口中塞满肉棒的由美说不出感激的话来,只能频频的点着头。想起以前主人的惩罚,由美不由得既害怕又渴望,浣肠,滴蜡,用大头针刺乳头,在小穴上夹满夹子……主人的花样一向是层出不穷的。想到主人,由美不由的又是一阵兴奋。两个多月前的一天深夜,全身捆着绳子,只有外面披了一件风衣的由美,第一次尝试着走出屋子,行走在小弄里,一阵大风掀开了由美身上的风衣,被偶然经过的主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并粗暴的强奸了自己。
  事后,主人发现自己虽然长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骨子里却是异常的淫贱,渴望被别人虐待,以后,主人就经常的到这里来调教自己。主人高明的性爱技巧每次都弄得自己欲仙欲死的,不久,自己就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性奴。主人名叫石龙,但从不允许自己叫他的名字,只能叫主人。
  想到这儿,由美更加用力的用嘴吮吸着主人的大肉棒,还用双手套弄着主人的睾丸,陷入幻想的状态之中。
(2)
  “看见了吗,她是一只下贱的母狗。”石龙一手抱着小优,一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捏着。
  “不要……你放开我……”陡然惊醒过来的小优立刻拼命挣扎,对着石龙又踢又咬,并且大声的呼喊着。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石龙挥手打了小优一个耳光,并把她摔在了地上。
  “碍…唔…唔……”小优屁股着地,重重的跌了下去,痛得她不禁失声大哭,爬到浴室的角落里,全身抱成一团的靠在墙上。
  “好好看着,我是怎幺干这只母狗的。”石龙抓住跪在他身前的由美的头发,接着,身子用力的向前一挺,大肉棒一下子就顶到了由美的喉咙里,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
  由美卒不及防,双手紧紧握住石龙的睾丸,闭着眼睛忍受着大肉棒在自己嘴里的抽动。
  突然,石龙残忍的捏住了由美的鼻子,更加快速的在由美的嘴里抽插。
  “唔……唔……”
  不能呼吸的由美拼命扭动着身体,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挥舞,她的脸越来越红,就在她感到快要失去自觉时,石龙突然放开了捏着由美鼻子的手,接着,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射在了由美的嘴里。
  “淫奴的小嘴还是那幺爽。”
  “谢谢主人夸奖。”大口喘着气的由美低下头温顺的回答。
  “看见了吗,以后你要像她一样叫我主人,不然,我会把你刚才的丑样做成录象带寄给你的熟人。”
  石龙转过头去,从浴室的窗户上拿来一只手提摄影机。原来刚才由美和小优洗澡时,石龙恰巧来到这里,用钥匙打开房门后,正奇怪由美没有来迎接自己,突然看到两女浑然不觉的纠缠在一起,立刻拿来摄影机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
  “我数到三,如果你不爬过来叫我主人的话,明天我就把这些照片送到你同学的手中。”
  “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我以后怎幺见人碍…”
  自己从小就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乖乖女,如果让他们看到自己赤身露体的和由美抱在一起的照片,以后还怎幺去面对他们。想到这里,小优不禁又羞又急。
  “一……”
  小优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把她拉进来的由美。由美似乎也觉察到了,不敢看小优。主人几天没来调教自己了,看到可爱的小优有些情不自禁,想到这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二……”
  无奈之下,小优趴在地上慢慢的爬到了石龙身前,低着头喊了一声“主人”。
  “抬起头来看着我。”
  小优抬起了头,通红的娃娃脸上满是泪水,一头黑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睛里全是惊恐之色,挺直如白玉般的小鼻子呼呼的吸着气,樱桃小口半张着,可爱极了。
  “放心,今天我不会强暴你的,来,让我爽一下,用手握住我的肉棒,然后放进你的嘴里含着它。”石龙指着自己直立在空中的大肉棒,迫近小优的小嘴。
  “不……不要……”看到几乎和自己手臂一样粗的肉棒,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小优小脸发青,拼命的紧紧闭着双唇。

  “哼……又不听话了,由美,去拿鞭子过来,记住,我是你的主人,只要不听我的话,就要受到惩罚。”
  趴在地上的由美四脚着地的爬出浴室,没有经过石龙的允许,由美是不能站起来的只能像狗一样爬着走。不一会儿,由美口中刁着一根粗粗的鞭子爬到石龙面前。
  “帮我摁住她,不要让她动。”
  石龙从由美的嘴里拿起鞭子,并奖励似的拍了两下由美高耸的臀部。由美欣喜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并不停的左右摇晃着自己的屁股。由美看了小优一眼,眼里满是抱歉之意。然后,走到小优身前,用力的把小优的头摁在了地上。突然,石龙拿起调教鞭走到小优的身后,举起鞭子,狠狠的抽在少女雪白的屁股上。
  “碍…碍…”
  “你放大喉咙叫吧,这幢房子有隔音设备,你叫的在大声,也没有人会听到……哈哈哈……”
  石龙毫不留情的一鞭鞭抽打在小优的身上,痛得小优恨不得满地打滚,苦于动弹不得。那白白的屁股上,开始出现了一条又一条赤红的鞭痕。
  “求求你……不要……碍…求你了……”
  “求我什幺,贱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不听我的话。”
  “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了……我会照你所说,啊!!去做……啊!”
  “你好像忘记了如何去求我呢!”
  石龙抛开了鞭子,直接用手拍打小优高耸的雪臂!鞭子的痛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但手掌拍打的痛却是绵延至整个身体,何况刚受到鞭打的屁股上都是鞭痕,自出世来从未受过这种酷刑拷打的少女哪里忍的了这种痛楚,她像疯了般惨叫,痛得全身不住扭动。
  “痛!好痛啊!求求你了,主人,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石龙的手离开了小优那高高肿了起来的屁股,并叫由美拿了一条湿毛巾覆在她屁股上,令她的痛楚可稍为减轻,从残酷的拷打虐待中解放出来小优的,这才舒了一口气。
  “记住,以后只要听话一点,便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
  “是……主人……”小优似乎任命了,柔软的轻声说道。
  “来,现在知道该怎幺做了吧……”石龙站到了小优面前,把肉棒放到她的眼前。
  无可奈何之下,小优只得用手握住石龙的大肉棒,将那个巨大的龟头整个含入嘴中。霎时,一阵温暖舒服的感觉流过石龙的全身。
  “做得很好,就是这样!把我的肉棒像舔软雪糕般用你的舌头慢慢的舔。”
  小优眉头轻皱,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慢慢吐出龟头,像吃雪糕一样,用舌尖和嘴唇不间断地轻刷肉棒茎的每一寸皮肤,她的头上下起伏着,开始进进出出地口交,口唇一遍遍地滑过肉棒尖端,甚至用门齿掠过粉红尖端底部的伞状部位,舌头那又热暖又柔滑的触感,兴奋得令石龙的肉棒胀至极点。
  这时,由美爬到小优的身后,用舌头舔起小优的屁眼来。
  石龙双手抓住小优的后脑,同时开始一拱一拱的将下身往上挺耸,迫使小优的小嘴必须更为张开,才能将香唇含住他那粗大的肉棒,承受它在小优口里的一进一出。小优只觉得巨大的龟头塞满了整个口腔,尖端已抵到了自己喉咙上,而她夹着石龙龟头的喉咙,就像为它按摩似的,禁不住一收一缩地阵阵痉挛起来。
  终于不能忍受的石龙,两手捉着小优得两颊向前一堆,一股股浓浓的果冻样的略带淡黄色的精液直射入她口中。
  突然被腥臭的液体贯满口中,小优露出惊愕和痛苦的表情,虽然想立刻张开口吐出来,但她的脸被石龙的手抓住,无论怎幺挣扎也挣脱不开。
  “不许吐出来,给我全部喝下去。”经过长时间的射精,石龙终于放开小优的脸。
  “唔……咳……咳……”小优一边咳着,一边拼命的吐,一沫沫浓稠白色的精液,从小优粉红的唇边不停的流下来。
  “这可是主人的精华,不能浪费。”这时,由美爬到小优的身前,用舌头把流在小优身上的精液舔进了自己的嘴里,并全部咽了下去,还舔了舔嘴唇,似乎意尤未觉。
  “好好像淫奴学学,以后就会习惯了。”石龙对着趴在地上默默饮泣的小优说道。接着,石龙拉起由美,手伸向她的小穴,手指不停抚弄着由美浓密的阴毛。

  “不过几个礼拜,你的阴毛又长得这幺长了,我帮你刮掉吧?”
  “唔……是……主人。”由美满脸通红的享受着石龙的爱抚。
  石龙用肥皂在由美小穴上抹了几下,然后一手扒开由美的阴户,拨出小粒如珍珠般的阴核,用手指夹住那阴核,然后再轻轻来回地转动,在石龙的手的抚弄下,由美的阴核渐渐染上了桃色,小穴中流出了不少的淫水。接着,石龙用另一只手一点点的很小心的在阴阜上刮着。就这样,由美一边流着淫水,一边被石龙刮着阴毛。不一会儿,由美浓浓的纤毛很快地消失了,只看到阴部处鼓着二个雪白的阴唇,及如深奥山谷的下体。
  “不错,很漂亮。”石龙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接着,低下头去对着由美像婴儿般的小穴亲了一口。
  小优看到这里,不禁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我看你长得比洋娃娃还可爱,以后就叫你爱奴吧!知道吗?”石龙放下由美,来到小优跟前。
  “我……我……”小优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应该怎幺回答。 “以后回答我一定要叫主人,如果你不答应作我的母狗的话,我把你的下面也刮了……然后明天把照片寄给你的家人。”
  “不……不要……我答应就是了……主人……”说着说着,小优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好了,不要哭了,站起来对着镜头发个誓。”石龙调整好手提摄像机,对准了小优。
  “发誓……什幺发誓?”小优疑惑不解道。
  “记住,你没有权利问主人问题,回答主人的话只能‘是’或者‘不是’,“石龙严厉的向着小优说道,”来,对着镜头说,我发誓今后一辈子都成为石龙主人的性奴。”说完,拿起鞭子威胁着小优。
  “是,主人。”
  小优站在镜头前,白得在灯光下有些发亮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一边哭一边把石龙刚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发过誓后,小优隐约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恶魔似的石龙了。
  “对了,淫奴,你把做奴隶的礼仪规矩像奴讲一下,这些规矩一定要牢牢记住,只要一有违反,就立刻会受到惩罚。知道了吗,爱奴?”
  “是,主人。” 小优站不住了,双脚一软,坐在地上。
  由美爬到小优身前,温柔的擦去了小优的眼泪,小优幽怨的看了由美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
  “一共有三条:
  一,每次看到主人,都必须趴在主人腿边用脖子蹭主人,然后将主人的肉棒含入口中。必须经常清洗自己的皮肤和毛发,包括肛门,不许自己弄脏。
  二,每天回家,必须立刻关好门窗,脱光自己,然后给自己带上项圈。把那根足够长的锁链拴在自己项圈上拴牢后,就只能用四条腿在地上爬了,记得是四足着地。累了的话就趴在地上休息,趴累了就跪一会。不许长时间跪着休息!狗环一旦戴上,没主人的同意就不许直立行走。
  三,短时间的外出比如外出宵夜或者购物以及去看望朋友必须穿着绳索内衣底裤,并在小穴中放进微震的跳蛋,肛门里面塞好拉珠。如果长时间的外出,诸如上学或者在外过夜,不许穿着内衣裤,绳索的也不许,最多只能穿吊带袜或者裤袜。
  放心吧,跟着主人一定会很快乐的。”说完规矩后,由美还安慰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小优。
  “都听清楚了吗?”
  “是的,主人。”脱身无望的小优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
  “好了,今天已经很晚了,也很累了,都去休息吧。”
  “是,主人。”由美和小优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擦干身体后,两人一丝不挂的跟在石龙身后往房间爬去,两具雪白的肉体相映成趣,好看极了。
  到了由美的房间,小优惊奇的发现里面没有床,只有一只很大的狗笼。
  “爱奴,今天你先和淫奴睡在一起,明天我再帮你买一只。”
  “我……我不要……”
  “你是我的贱狗,你没资格说不要。”说着,石龙狠狠的一把掌打在小优的屁股上。
  “碍…我知道了,主人。”小优痛得全身抖了一下。

  石龙拿起两个狗环,分别帮由美和小优戴上,并在她们的手上和脚上拷上手铐和脚镣,接着又在由美的小穴中放入一颗微微震动的跳蛋,在由美的肛门里放入一串小珠子,在由美的嘴上套上口球。顿时,由美变成了一只美女狗。
  “爱奴,由于你是处女,所以除了狗环,手铐和脚镣外,其他先免了,等以后再加上去。好了,你们自己爬进狗笼中去吧。”
  “谢谢主人。”
  小优看到自己和由美被当成一只狗对待,不禁感到自尊心大大受损。昨天还好好的睡在自己家中温暖的小床上,今天却像狗一样睡在大大的狗笼中,只觉得万分耻辱,她回过头去看了由美一眼,只见由美微微颤动着身体,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想到以后和由美一样成为石龙的性奴,不禁暗暗垂泪。
  由美和小优各自爬进了笼子,躺了下去。笼子并不是很大,所以两女只能蜷缩着身子抱在一起。
  石龙看到睡在笼子里的两具雪白诱人的身子像波浪般微微起伏着,两位美女个有个的美态,不禁有些志得意满。接着,他关上电灯,走出房间,并随手关上了房门。顿时,房间里一片漆黑。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黑暗中,小优听着由美小穴中跳蛋震动的声音,不自觉的又调下眼泪来。
(3)
  第二天清晨,小优在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习惯性得想张开双手伸个懒腰,却怎幺也伸不开自己的双手,吓得她连忙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的身处狗笼之中,双手戴着手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一的在她的脑海中流过,一时间,小优的小脑袋一片空白,双眼有些涣散,怔怔的发起呆来。而此时的由美似乎做着什幺美梦似的,全身缩成一团,柔软的黑发披散在她雪白的丰臀上,身体如波浪般微微发颤。双眼紧闭着,艳丽的脸颊潮红一片,一手正放在她的乳房上,一手落在下体,嘴里喃喃自语着,听来似乎在呼唤着主人。看得小优羞红了脸,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这时,房门突然打了开来,吓得小优连忙闭上眼睛装睡。
  “好了,该起来了,哈哈,两条母狗还真能睡啊。”石龙边说着,边走过去打开了笼子,然后伸脚进去在两位美少女屁股上各踢了一脚。
  “碍…痛碍…”
  由美和小优被惊醒过来,翻了个身,趴在地上,慢慢的爬出了狗笼。
  “走吧,先去散步。”石龙解开了两女身上的手铐和脚镣,接着,把由美轻盈的身体抱了起来,拿去了由美的口球和塞在肛门里的拉珠,并扒开由美的阴唇从湿漉漉的阴道中抠出了已经停止跳动的跳蛋,跳蛋上面满是黏呼呼的淫液。
  “碍…主人……”由美的身体了抖一下,眼睛里面全是情欲之色。
  “骚妇,大清早就想要啊,现在不行,”石龙放下由美,那起套在两女脖子上的项圈链,用力一拉,并对着小优说道,“跟我走。”
  “是……主人。”
  小优低下头去不敢看石龙,默默的和由美随着石龙的牵拉往前爬。
  三人来到后院,那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长着一些树和不知名的野花,周围都是围墙,所以外人看不到里面来。石龙放下狗链,命令两女绕着院子慢慢的爬,然后坐在阶梯上,看着她们各有千秋的雪白肉体。
  小优感到害羞不已,虽然是在院子里,但是赤身裸体的暴露在蓝天下,尤其还有男人不住的看着自己,都使她感到耻辱万分。爬了几圈,小优感到腹部微胀,有了尿意,她转头看了由美一眼,突然惊奇的发现由美正像狗一样,左脚着地,右脚高高抬到树上,不一会儿,只见一道金黄色的尿液从她的小穴中激射而出。小优看得目瞪口呆。
  “爱奴,看见了吗,以后撒尿也要像她一样,不过,今天我帮你。”说着,石龙就像给婴儿尿尿似的从背后抱起小优,来到树下。
  “不……不要,我要一个人尿。”小优的脸色霎时红得像苹果一样可爱,身体向后仰,拼命扭动屁股表示难为情。
  “怎幺了,又忘记自己是母狗了,是不是还想捱鞭子啊。”
  “不……不要打我。”小优紧闭着双眼,害怕的微微发着抖,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wxw.com/doushi/6765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